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论文指导->应用文

“小企鹅”的温暖冬天

分享到:
作者:代写论文  来源:星论文网  发布时间:2012-07-20 14:57:00
   我以为我拥有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它们伸手可得,俯首即是。却不知道,这血浓于水的亲情千金难寻,只此一生,再无他求。
——题记
 
2010年北京的冬天,来的早而毫无征兆,寒风仿佛一夜之间就流窜进千家万户。每天上完班我就急忙奔回单位的宿舍,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不愿出来。这天晚上正在网上闲逛。手机响了,是老妈。
“喂,小妍啊,这周末你回家跟我去商场逛逛,给你买件羽绒服。”
“我那羽绒服刚穿了两年就换啊。”
“你没听说今年是千年极寒嘛,你现在这件太薄,里面的毛也不好,含绒量低,我看我们单位有个小姑娘买了件……”
我心里笑妈净信那些小道消息,报上都说千年极寒没科学依据,却也不忍打断她的絮叨,一边听着一边随手点开人人网上一个同学分享的照片。
照片里是一对父女,爸爸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外套,在寒风中有些瑟缩,推着一辆老旧的28大杠自行车,车筐里放着女儿的小书包。走在身旁的小女孩,穿着一件长至脚面的厚重的黑色羽绒服,显然衣服是她爸爸的。女孩整个人都裹在羽绒服里,袖子因为衣服的不合体而垂在两边,像极了一个笨拙可爱的小企鹅,而照片的名字就叫“父爱下的小企鹅”。我心里忽然没来由的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三岁那年,身为卡车司机的父亲在一次长途运货的途中,一个瞌睡,就再也没有回来。那时,这个噩耗于我,不过是少了一个整天抱着我,让我喊他“爸爸”的高大男人,却不知道家里曾经有过怎样无尽的阴霾。
可上天终归是眷顾我的,父爱的缺失没有让我变成一个孤僻、阴翳的冷漠少女,相反,身边的亲人一次次用爱包裹着我,替我挡去猎猎寒风,放进清晨第一缕暖阳,明媚如春。
 
(一)
小时候,北京的冬天要比现在冷的多。风,是真的磨利的剪刀往脸上扎,雪,也是真的大片的冰渣往脖子里钻。那时人们还不太兴穿羽绒服,更别提什么保暖内衣了,大都是厚而沉的棉衣,每个人都鼓鼓囊囊像个球似的。
每次出门妈妈给我穿衣服都像个大工程,秋衣、秋裤、毛背心、毛衣、棉坎肩、外套、棉衣,全往身上招呼。然后再在棉衣的外面一圈一圈地绕上一条长长的围巾,最后戴上帽子才大功告成。
我尤其对一顶帽子印象深刻,那顶毛线帽子是奶奶亲手织的,深褐色,戴上它整个头除了两只眼睛露着其它哪都露不出来,特别防风保暖。奶奶住在山西的农村老家,每年只在开春的时候才来北京一次,所以特别疼我。有白内障的她看东西模糊不清且双影很严重,这顶帽子常常是织了拆拆了织,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织好后向来节俭的奶奶马上用快递寄到了北京,她是怕错过了北京最冷的天儿。
后来我问奶奶,“您一年才见我一回,怎么知道我头有多大,怎么能织的那么合适啊。”奶奶哈哈大笑,一张沟壑沧桑的脸绽成了一朵花,“小丫头,你奶奶我眼睛不好使,可心里门儿清着呢。”
(二)
    上了中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来月经着了凉,以后痛经常年困扰着我,喝一点凉水就会肚子疼。每到冬天,我就会手里拿着一个大大的保温瓶,同学笑称,“你呀,就是林大水袋。”   
一天早上我照例骑车上学,都骑出去很远了听见有人在后面叫我,回过头竟然是妈妈。她穿着在家穿的睡衣、棉拖鞋,只在外面套了件大衣,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小妍,你,你忘带水瓶了。”她的头发散乱的在风中飞舞,鼻子和拿水瓶的手已经冻红了。
我又心疼又着急:“哎呦妈,忘带我在学校买瓶矿泉水就成了,这么冷你还出来。”“你今天来例假,本来就爱痛经,再喝凉水肚子更该痛了。不说了,快上学去吧。”
我骑上车,却又忍不住回头看母亲,十月底的寒风扬起地上的浮土,她的背影隐隐绰绰,显得那么瘦,那么小。那个背影我至今不能忘怀,早已随着记忆烙印在生命中,每当想起,就带给我无穷的力量。
(三)
高一那年,母亲嫁给了一个厨子。继父做得一手好菜,却只有初中文化。
我觉得他配不上母亲,更不配取代父亲成为家里的顶梁柱。虽然也喊他一声“爸爸”,却始终不冷不淡,不情不愿。
继父大概也看出了我的抵触,从来只是憨憨一笑。没过两天给我屋安了一台空调,隔了几个月又运来一台电脑。
母亲说你别把小妍惯坏了,他依旧笑笑:“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不是。”
我却心想别装了,你还能像我亲爸一样对我好一辈子?
高考那年我落榜了,一个人关在屋里谁也不见。他把我的门撞开,摆了满满一桌子我爱吃的菜。他说丫头,人生谁没几道坎。我刚学厨的时候,那刀天天往手指头上招呼,血肉模糊的,没剁过手指头的厨子那不叫好厨子。
我狠狠抹了把鼻涕和眼泪,没好气的说:“咱俩能一样吗。”心里想我受的打击和压力,他一个只会握刀不会握笔的人又怎么能体会。
他哈哈笑着:“听我说完啊。第一次出师,我还记得那天我做的是糖醋鱼。结果手一哆嗦糖放的有点多,太甜。客人当下就不干了,把我叫出来,连盘子带鱼直接翻我身上去了。”
我有些难以置信,继父现在的拿手菜就是糖醋鱼,所有吃过的人没有不夸的,没想到原来他还有这么难堪的经历。
他摸摸脑袋:“从那以后,我就憋着劲,一定要把菜做好。人这一辈子啊,会失败很多次。失败没关系,但是决不能失败以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小妍,只要你想复读,爸妈绝对支持你。”
泪水再次模糊了双眼,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只拼命点头。
一年后我考上了理工大学,爸妈高兴地就差敲锣打鼓了。
他照例做了一桌子的好菜,举起酒杯半天,还是呵呵一笑:“我也不会说啥,就是高兴,就是高兴……”说完一饮而尽,竟像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
母亲拉过我的手,“小妍,以后出息了千万别忘了你爸,他是真心为你高兴。”
我知道,都知道。我知道他原本想自己开个馆子,却为了供我读书,把攒的钱全部花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他不止一次自豪地对邻居说,“我们家妍儿又懂事学习又好,你说我一掌勺的,怎么命就这么好,取了个好媳妇,还白捡一这么好的闺女”;我知道他读的书不多,却有着看透世事的大智慧;我知道他对我,就像对亲生一般疼爱。
(四)
“喂,小妍,听着呢吗。”
我这才缓过神来,电话那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老爸的声音。“小妍,这周末你跟不跟你妈逛街我不管,但是必须得回来喝我做的老鸭汤,又鲜又驱寒,比什么羽绒服可强多了。”
听筒里传来妈妈的嗔怪:“哎我说你,就会和我对着干。”然后是二老爽朗的笑声。
电话挂了,同寝室的洋洋笑着说:“真羡慕你小研。”
“恩?羡慕我?”
“是啊,我觉得你们一家的气氛特好,比朋友亲,比亲人近。”
我有些楞了。我以为我拥有的,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它们每天围绕着我,伸手可得,俯首即是。却从未想过,它们是那样珍贵。
也许终有一天,那些爱我的至亲们会一一离我而去,可是我依旧相信,小企鹅的冬天从来不会寒冷。因为有种叫做亲情的东西,它注定会守护着我,一生一世。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