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经济论文->计量经济论文

基于金融工具准则变迁的企业盈余管理分析

分享到:
作者:代写论文  来源:星论文网  发布时间:2012-09-11 13:27:00

  摘要:本文阐述了我国金融工具准则与IAS39、IFRS9的变迁,探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体系下金融工具准则的发展变化以及与我国金融工具准则的区别与联系;介绍了我国现阶段与金融工具相关的盈余管理问题的状况;从IFRS9金融资产分类、IFRS9关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新规定、IFRS13公允价值计量及CAS引入其他综合收益方面分析金融工具准则的变迁对企业盈余管理的影响及解决思路。
  关键词:盈余管理 金融工具准则 IFRS9
  我国金融工具准则根植于IAS39,无论是关于金融工具分类,还是关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后续计量,均存在着盈余管理的空间。金融危机爆发后,IFRS9被引入并将逐步取代IAS39,而我国的金融工具准则也将进一步受到IFRS9的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企业盈余管理的空间是否继续存在?或者发生什么样的改变?解决与金融工具相关的盈余管理的思路何在?本文进行了分析。
  一、我国金融工具准则与IAS39及IFRS9变迁
  ( 一 )金融工具准则的颁布 金融危机爆发后,针对金融工具的会计准则体系引发了国际上的普遍质疑;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于2008年颁布的《国际会计准则39号-金融工具:确认与计量》(IAS39)又被反映在确认与计量方面过于复杂。在这样的背景下,IASB于2009年11月发布了《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IFRS9),以逐步取代IAS39,旨在降低现有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的复杂性,避免会计原则的内在不一致。IASB提议将IFRS9的生效日于2013年延后至2015年1月1日。IFRS 9的出台标志着IASB和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 (FASB)联手启动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改进项目,取得了关于金融工具分类和计量规范的阶段性成果。我国在2006年颁布了《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和38项具体会计准则,并于2007年1月1日在上市公司实施。我国作为IASB的成员国之一,遵循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持续全面趋同的原则,金融工具准则体系由《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CAS22)、《企业会计准则第23号-金融资产转移》(CAS23)、《企业会计准则第24号-套期保值》(CAS24)构成。我国的三项金融工具准则可以看作IAS39的简化版本,在IFRS9 出台后,这一系列金融工具准则亦将受到IFRS9的进一步影响。
  ( 二 )IAS39、IFRS9的变迁 IFRS9与IAS39相比,改变了分类标准,将过去的四分类改为两分类,使分类更为简化。同时与减值规定配套,强化了会计的谨慎性原则。我国的金融工具准则虽根植于IAS39,但又与之有细节方面的差别。而与IFRS9相比,在分类体系,计量基础,重分类的判断,公允价值变动,减值规定,嵌入衍生工具等方面均存在着较大的差距。
  IAS39,IFRS9及CAS22对比分析如表(1)所示。
  二、我国与金融工具相关盈余管理现状分析
  ( 一 )金融工具分类复杂性及多样性可能导致会计实务处理的随意性及盈余管理 我国现行金融工具准则将金融资产分为四类,即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贷款和应收款项、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此分类标准综合了金融工具的性质、使用方法及管理层的意图。实务中,有可能会出现企业因持有金融资产的目的不是非常的明确,将金融资产划分到错误类别的情况。根据财政部会计司《关于我国上市公司2007年执行新会计准则情况的分析报告》指出,有的公司将其持有的对上市公司具有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的限售股权分类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新准则规定应当作为长期股权投资处理;有的公司将本应归属于持有至到期投资的金融资产分类为贷款和应收款项。与此同时,由于我国现行金融工具分类的复杂性及多样性,有可能导致会计实务处理的随意性及盈余管理。叶建芳(2009)通过实证研究发现,在初始划分点,持有交易性金融资产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较多的公司倾向于将金融资产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以获得更多的选择空间,为盈余管理和收益平滑提供“蓄水池”;在持有期间,盈利情况不好的公司,会利用处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进行盈余管理和平滑收益;盈利情况好的公司,则倾向于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含有的作为资本公积的未实现利润留存到以后年度实现。
  ( 二 )企业管理层极可能受利益趋动,利用金融资产的分类进行盈余操纵 我国金融工具准则趋同于IAS39,其分类标准比较复杂,这种分类方法综合了管理层的意图,有较强的主观性,企业极可能受利益趋动,利用金融资产的分类进行盈余操纵。我国《企业会计准则第2号-长期股权投资》(CAS2)规定的长期股权投资的范围包括对子公司投资,对合营、联营企业投资,以及企业持有的对被投资企业不具有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且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或公允价值不能可靠计量的权益性投资。由于管理层对未来经济情况的预期不同,或者出于操纵利润的目的,CAS2中规定的长期股权投资与CAS22规定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之间,极可能在初始分类时即受到操纵,从而对企业利润产生影响。首先,若企业管理层认为此项权益投资为“对被投资企业不具有控制、共同控制或重大影响,且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或公允价值不能可靠计量的权益性投资”,则采用CAS2的成本法核算。这部分权益投资期末的账面价值和初始投资成本无相关关系。投资企业仅按照享有被投资单位宣告发放的现金股利或利润确认投资收益即可。其次,如果企业管理层预计经济前景良好,被投资企业市值将上升,则可能假设持有该项投资目的是为了近期内出售或赎回。由于企业管理层的收入与企业的业绩息息相关,企业极可能将此项权益投资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因为除了取得时所发生的交易费用外,一项权益投资归类为交易性金融资产与归类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的上升对持有期间的利润将产生不同影响:当期末公允价值上升时,企业则通过“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将此项收益计入利润表,从而美化财务报表及相关利润指标,这无疑对于公司业绩还是管理层的收入提升都有帮助;反之如果企业将其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其公允价值上升所带来的利得直接计入所有者权益增加资本公积,只会影响企业的净资产相关指标而不影响利润指标。出于利益驱动,管理层很可能通过如此方法来调节企业利润及相关财务指标。第三,若企业出于税赋角度考虑,希望各年利润平滑,则可能将此项权益投资划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初始确认时,仍按公允价值计量,相关交易费用计入初始入账金额,只会导致当期资产增加,对当期利润不会产生影响;而且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日后因股价上涨而产生的公允价值波动。其持有期间形成的利得可以通过“资本公积-其他资本公积”累积,从而构建了为日后平滑利润的“蓄水池”。若以后年度需要“蓄水池”中的未实现利润时,可将这部分权益工具出售,同时将以前累积的“资本公积”从资产负债表中释放出来转入到利润表,使净利润产生突变。
  三、金融工具准则变迁对企业盈余管理影响及解决思路
  ( 一 )IFRS9金融资产分类与盈余管理 据财政部统计,会计准则实施三年来,上市公司将持有的股票、债券、基金主要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或持有至到期投资,而划分为交易性金融资产的比重很小。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或持有至到期投资的份额由2007年的94%上升到2009年的97%;交易性金融资产由2007年的6%下降至2009年的3%。如果按照IFRS9 的分类标准,交易性金融资产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将统一归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的金融工具”。原持有至到期投资、贷款和应收款项将归类为“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工具”。对我国而言,这就意味着几乎所有的金融工具均需要进行重新归类,影响甚巨。从上文的金融工具准则比较分析可以看出,IAS39之所以复杂,主要原因在于金融资产的分类较为繁琐,且IAS39并未就某一具体金融工具的类别归属问题提供清晰的逻辑依据,相对而言,IFRS9在这方面具备优势。IFRS9以单一模式取代了IAS39下的多重分类与计量模式,对金融资产的分类以主体管理金融资产的业务模式及金融资产的合同现金流量特征为依据,所有金融工具按照计量模式不同分为两大类。如果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只具有基本的贷款特征并以合同利率为基础管理,应以摊余成本计量;所有其他金融工具则以公允价值计量。可以说与IAS39相比,IFRS9很大程度上减少了主观因素在金融工具分类中的作用,从而相应的减少了企业利用金融工具初始划分而进行盈余管理的空间。
  ( 二 )IFRS9关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新规定与盈余管理 IFRS9对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后续计量的规定做出了相应改变。对于可供出售债券类投资而言,公允价值的变动将会直接计入当期损益;对于可供出售权益类工具,其公允价值变动或者计入投资收益,或者在“其他综合收益”中体现(简称FV-OCI模式),而FV- OCI模式下未实现的利得和损失(利息收入除外)将不再循环进入利润表, 所有公允价值变动永久保留在所有者权益中。与此规定相呼应,IASB于2011年6月16日发表了《其他综合收益项目的列报(对IAS1的修订)》,将于2012年7月1日生效。保留了主体可选择使用“一张或两张报表”(其中一表法,指主体单独列报一张综合收益表,并将其他综合收益项目单独在一个部分列示,是IASB推荐使用的方法;两表法指主体目前拥有的收益表、综合收益表的方法)的列报方法,且仅修订了其他综合收益的列报方式:要求单独列示可能予以“再循环”的组成部分(如现金流量套期、外币折算)和不予再循环的组成部分(如IFRS9所规定的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项目)的小计项。尽管IASB对OCI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但是经过分析,我们仍不难发现:在FV-OCI模式下,对金融资产而言,企业的投资收益中将只包括利息收入,而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及终止确认时的处置损益将不可能在损益表中反映。这种做法的最大优势在于切断了原来盈余管理的“蓄水池”外流的渠道,避免以前累积的“资本公积”从资产负债表中释放,从而净利润产生突变的情况将不复存在,这相当于从根本上规避了企业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方面进行盈余管理的可能性。但这种做法的弊端也显而易见,如果企业(尤其作为金融企业而言),其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在总资产中的绝对数额及相对数额都较大,相应的处置收益也比较大的时候,其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及处置收益将永远隐匿于所有者权益中,而不会体现在损益表中,这将极大影响企业的利润指标,使广大投资者对企业的盈利能力产生怀疑。
  ( 三 )IFRS13关于公允价值计量与盈余管理 对于特定的报告主体而言,公允价值计量模式能否被采用,取决于新的分类依据即报告主体的业务模式。但是由于会计准则具有一定的经济后果性,对于拥有大量长期金融资产的企业或者以存贷款业务为主体的传统银行类金融机构,只要持有这些金融资产是为了拥有合同现金流量,企业就能够继续采用摊余成本计量;反之将采用公允价值模式计量。正如前文所述,在推进我国会计准则与国际趋同的过程中,计量模式的趋同不可避免。在国际会计界越来越多地使用公允价值背景下,我国未来必然会加大对公允价值的研究力度。公允价值在我国会计准则体系中,先后经历了1998年的首次应用、2001年的全面回避和2006年的再次引入与推广三个阶段。现阶段的38个具体会计准则中有20个准则不同程度地应用了公允价值计量,其中CAS22更将公允价值引入到金融工具的计量中。一般而言,金融产品分成三个层次:第一层次为有活跃市场交易的金融产品,其公允价值根据活跃市场报价确定,第二层次为交易不活跃市场情形下的金融产品,该类金融产品的公允价值参考同类产品在活跃市场中的报价或者采用有客观参考支持的价值模型确定;第三层次是没有交易市场的金融产品,其公允价值需要管理层根据主观判断和市场假设建立估值模型确定。因此,在对金融产品的计量模式进行判断时,首先看是否有活跃市场交易,否则再逐级向第二层、第三层递推。而目前我国的资本市场、证券市场及其他要素市场还处于初级阶段,交易并不活跃。直接导致了部分资产和负债的价值难以找到可供参考的信息,在估价技术、估值模型尚不成熟的情况下,公允价值的引入为企业创造了盈余管理的空间。如前文所述,企业出于美化财务报表或者优化税赋的角度,可能利用公允价值对利润进行两种不同方向的操纵。正由于此,我国对于公允价值的应用较为谨慎,更限制了公允价值的应用范围,除了金融工具和衍生金融工具的确认和计量能够直接应用公允价值,其他项目都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才能应用公允价值计量。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有力的方法就是构建统一的公允价值计量准则。IASB于2011年,颁布了第13号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公允价值计量》(IFRS13),这是IASB和FASB确立趋同路线图后取得的一个显著成绩。IFRS13的最大贡献是实现了‘三统一’,即统一了公允价值的定义;统一了公允价值的披露要求;统一了公允价值的计量指引。特别是,IFRS13针对公允价值会计在全球金融危机中所暴露的缺陷,对公允价值计量做了完善和优化,提供了针对性更强的计量指引。而我国在公允价值计量方面准则的缺失是明显的,只在3个准则中提供了对公允价值计量的有限指南,对公允价值计量中可能遇到的共性问题没有提供统一的解决框架。在会计准则国际趋同的背景下,我国公允价值计量准则的启动亦势在必行,而由此带来的盈余管理问题也将被进一步规避。
  ( 四 )CAS关于引入其他综合收益与盈余管理 2009年财政部颁布了《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3号》,对利润表的列报内容和披露要求做出了局部调整,选择了IAS1所规定的一表法。《解释3号》具体规定,企业应在利润表“每股收益”项下增列“其他综合收益”和“综合收益总额”两项。前者反映根据企业会计准则未在损益中确认的各项利得和损失扣除所得税影响后的净额,通过“资本公积-其它资本公积”科目进行核算。后者反映企业净利润与其他综合收益的合计金额。并且规定,在利润表附注中披露其他综合收益各项目及原计入其他综合收益、当期转入损益的金额等信息。经过这次调整,企业的综合收益=已确认已实现的损益(绝大部分净利润)+已确认未实现的利得和损失(其他综合收益及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其中,交易性金融资产因公允价值变动导致的已实现损益反映在“投资收益”项目中,未实现损益即“持有损益”在“公允价值变动损益”项目列报。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因公允价值变动导致的未实现损益反映在“资本公积-其他资本公积”项目,已实现损益列报在“投资收益”项目中。与IASB的规定相比,其他综合收益在我国企业利润表中属于近年才被引入的项目。通过这个项目,使得直接计入所有者权益的利得和损失得以在利润表中反映,体现了全面收益观。这种引入其他综合收益的利润表已经趋同于IAS1的综合收益表。但由于我国金融工具准则关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后续计量中,并没有规定已列示在其他综合收益中的累计变动在处置时不得转入当期损益,相应的利润表也未要求单独列示可能予以“再循环”及“不予再循环”的组成部分。因此,由于其他综合收益的存在,相当于取消了资产负债表向利润表转化的“蓄水池”,却隐含了另一个由其他综合收益向投资收益转化的“蓄水池”,仍然给企业继续进行盈余管理创造了空间。不仅如此,由于投资收益项目中仅列示了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收益金额,而没有列示由资本公积转入投资收益的金额,而后者一旦被企业所利用进行盈余管理,会对投资者在计算投资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等净利润指标时产生误导,而夸大企业真实的投资收益水平。应对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案是如IFRS9所规定,直接切断这种转化的渠道,明晰可转化和不可转化的项目;另一种简便易行的方案,即对投资收益项目的列示再细化。经过分析,我们不难发现,投资收益科目一般包括以下几个主要的项目:第一,对联营企业和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此项目已经有列示项目;第二,企业的持有至到期投资在持有期间取得的投资收益和处置损益;第三,企业处置交易性金融资产、交易性金融负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实现的损益。其中,由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已实现损益极易形成盈余管理的空间,若能在投资收益项目下列示出“由其他综合收益项目”或“资本公积-其它资本公积科目”转入的金额,即便存在着由其他综合收益向投资收益转化的“蓄水池”,仍可方便报表使用者分析投资收益中由公允价值变动所贡献的比重,进而对企业的投资收益及净利润等相关财务指标有一个更全面和科学的认识。
  参考文献:
  [1]叶建芳、周兰等:《管理层动机、会计政策选择与盈余管理》,《会计研究》2009年第3期。
  [2]潘秀丽:《IFRS9的实施对中国金融机构的影响及政策建议》,《会计研究》2011年第2期。
  [3]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会计司):《关于我国上市公司2007年执行新会计准则情况的分析报告》2007年。
  [4]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会计司):《 我国上市公司2009年执行企业会计准则情况分析报告》2009年。
  [5]朱小平、夏璐:《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 9 号—金融工具评析》,《财会通讯》2010年第31期。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