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医学论文->基础医学论文

甘肃省特色医疗改革下中医药人力资源存量分析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7-03-23 14:46:00

 新醫疗改革(以下简称“医改”)政策实施以来,甘肃省坚持“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人民群众健康,走中医药特色医改之路”,既丰富了我国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的内涵,也有效放大了新医改的惠民效果,已引起国内各界的关注。而人力资源作为中医药现代化的决定性因素,必然成为甘肃省中医药特色医改之路发展的重中之重。近几年来,甘肃省政府十分重视中医药人力资源建设,相继颁布了《在全省卫生系统开展“中医学经典、西医学中医”活动的通知》(甘卫函发〔2009〕45号)、《甘肃省乡村医生中医专业中专学历教育项目实施方案》(甘卫中发〔2010〕201号)、《关于开展省、市、县、乡、村五级中医药师承教育试点工作的通知》(甘卫中发〔2010〕302号)等政策文件,着力探索中医药人力资源体系建设的有效路径。 
  笔者依据甘肃省新医改以来有关中医药发展的主要政策与实践调查,以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布的《2014年全国中医药统计摘编》[1]、甘肃省卫计委信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13XMZ031) 
  通讯作者:王蓉娟,E-mail:[email protected] 
  息统计中心公布的《2014年甘肃省中医药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等数据资料,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方法,对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存增量等情况进行综合比较分析,并提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1 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存量现状 
  1.1 概况 
  2014年末,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共计9914人。其中,中医执业(助理)医师6977人(70.37%),中药师920人(9.23%),中医类别全科医师506人(5.1%);从每万人口中医执业(助理)医师数看,甘肃省每万人口中医执业(助理)医师2.70人,高于全国2.61人的平均水平,位居全国省(区、市)第4位。总体上,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存量处于全国省份偏上水平。 
  1.2 配置分析 
  从每万人口中医执业(助理)医师资源配置来看,一二类地区属省会和工业城市经济状况较好,有利于吸引人才,每万人口拥有的中医执业(助理)医师数相对较高;五类地区甘南藏族自治州享受民族地区政策倾斜,每万人口拥有的中医执业(助理)医师数最高,达4.0人;三四类地区有10个市州,占甘肃省全部市州总数的71.4%,但中医执业(助理)医师数相对缺乏,尤其四类地区每万人口拥有的中医执业(助理)医师数低于全省平均水平(2.7人)。详见表1。 
  从中医药人力资源机构配置来看,中医药人力资源配置总量最高的是乡镇卫生院(28.35%),占全省中医药人力资源总量的1/4;综合医院和中医医院也相对较高,分别为24.17%、22.35%,且主要以中医类别执业医师为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村卫生室中医药人力资源配置占比均比较低,分别为4.85%、17.83%,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中医执业医师为301名,仅占医师总数的10%,全省16 686个村卫生室仅1768名中医药卫生人员,平均每个村卫生室仅0.1名,详见表2。

1.3 结构分析 
  1.3.1 学历 2014年底,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学历结构以本科为主(67.77%),比2009年增加了19.09%;硕士以上学历仅占1.56%,相比2009年的1.02%增幅不大;大专、中专、无学历分别占22.56%、5.19%、2.92%,相比2009年的35.60%、9.10%、5.61%有所减少,见图1。 
  总体上,2009-2014年,甘肃省本科以上中医药卫生人力资源占比不断提高,大专以下人员占比呈持续下降趋势。 
  1.3.2 職称 2014年,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职称结构以中级职称为主(77.26%),较2009年增加了8.32%;高级职称为8.89%,较2009年增加了2.70%;初级、无职称为13.85%,较2009年降低了11.02%,见图2。 
  1.3.3 年龄 2014年,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年龄结构以青壮年为主,其中25~55岁年龄段中医药人力占61.85%,<25岁为5.62%,>55岁为12.53%。总体上,甘肃中医药人力资源年龄结构呈“中间大两头小”格局,见图3。 
  1.4 中医药人力资源开发与培养 
  2009-2014年,甘肃省开展了“西医学中医”活动,西医医生系统中医教育累计达51 658人次。“中医学经典”活动达106 220人次,其中系统学习经典3个月以上者达4845人次;通过师承和研究生教育,共培养中医医生3300名;同时,甘肃省对64 651名护士进行了中医适宜技术方面的培训,有效提高了护理人员利用中医适宜技术的能力,见图4。 
  1.5 名老中医存量 
  截至2014年末,甘肃省共有名老中医1042人。其中,国家级、省级师带徒指导老师占甘肃省名老中医存量的18.52%,省级、市州级、县区级名中医分别占甘肃省名老中医存量的12.09%、17.85%、17.85%,基层名中医占比最高,达27.45%,见图5。 
  2 存在的主要问题 
  新医改政策实施以来,甘肃省十分重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率先建设中医药发展综合改革试点示范省,并借力“一带一路”建设机遇,通过机制体制改革、政策创新,实施了一系列中医药人力资源建设政策与举措,取得了较好的成效。然而,由于新医改之前长期对中医药事业发展的重视不够,中医药人力资源短期建设也不可能适应中医药事业发展的需要,中医药人力资源建设存在的一些挑战与不足,已成为制约甘肃省中医药事业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亟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2.1 配置不均衡 
  由于政策的诱导及经济因素的影响,导致甘肃省各地区每万人口拥有的中医执业(助理)医师数差距较大。经济发展较好的一二类地区及政策倾斜的五类地区医师数较高,经济发展缓慢且政策照顾少的三四类地区医师数较低,而其对“简、便、验、廉”的中医药服务需求恰恰是最大的,显然,供求不平衡对于基本医疗服务均等化目标的实现具有重要影响[3]。此外,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在基层机构配置现状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发布的《关于实施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工程的意见》(国中医药医政发〔2012〕31号)要求“到2015年底,95%以上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中医类别医师占本机构医师总数的比例达20%以上,65%以上的村卫生室至少配备1名以上中医药服务为主的卫生服务人员”相差甚远,说明中医药人力资源匮乏已成为影响甘肃省基层尤其农村中医药服务的主要因素。 
  2.2 结构不合理 
  从学历结构看,根据卫生部《中国2001-2015年卫生人力发展纲要》(卫人发〔2002〕35号)要求,到2015年卫生技术人员要全部达到大专以上学历水平。从图2可知,2014年甘肃省大专及以下中医药人力总数仍占30.67%,这与上述要求差距悬殊,说明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学历结构不尽合理,提升中医药人力资源学历依然任重道远。从职称结构看,根据现行中医医疗机构分级管理标准规定和编制标准要求,甘肃省中医药人力资源职称结构的高、中、初梯度不尽合理,特别是初级职称占比太低,不符合高、中、初级职称分布为“金字塔”型的最佳结构比例[4]。从年龄结构看,虽然青壮年中医药人力已成中医药服务的主力军,但存在中医药人力资源年龄老化现象严重、后继力量匮乏等问题,导致中医药人力资源年龄断层现象明显,影响中医药事业更好的传承与发展。 
  2.3 开发培养不完善 
  甘肃省通过开展“西医学中医,中医学经典”活动、启动了五级中医药师承教育、中医研究生教育、中医护理人员培养等措施,有效缓解了中医药人力资源缺乏的局面。然而,从中医药现实需求与长远发展看,随着中医药对外服务贸易、文化产业、养生旅游、减肥美容及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相关法律、营销、管理及外贸等多方面、全方位的中医药服务人才需求日益增长,而不仅是临床中医药卫生技术人员[5]。显然,非临床中医药人才匮乏已成为甘肃中医药事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人才队伍建设面临重大挑战。 
  2.4 民间名老中医执业准入制度不规范 
  师承、祖传或自学行医是中医药发展史上独具特色的中医药人才成长模式,也是中医药传承和发展的主要方式。但师承、祖传或自学行医者,大多有能力而无学历,且存在知识结构与医师准入制度限制等原因,使他们难以取得合法行医资格。这种尴尬局面使一些名老中医行医屡遭挫折,而一些江湖郎中借助老百姓对民间中医的需求和信任,混迹其中,坑蒙拐骗,损坏了中医的形象,导致民间中医市场混乱,极大地影响了城乡居民对民间中医的信赖和利用,也影响了中医药更好地传承与发展。 
  3 中医药人力资源体系建设政策建议 
  随着社会对中医药的需求持续升温,在巨大市场需求下,中医药人力资源日益供不应求。因此,要以中医药发展战略目标为取向,以政府为主体,既要保持政策的持续性、连续性及稳定性,不断巩固中医药发展来之不易的成果,又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不断完善中医药人力资源体系建设。

3.1 以政府为主体,合理配置中医药人力资源 
  政府应当发挥主体作用,依据各市州人口分布状况及密度、中医药卫生服务需求及利用,合理配置中医药人力资源,建立中医药人力资源分类配置标准;依靠行政干预,对中医药人力资源配置较低的市州进行政策扶持,通过在津贴、福利、进修、晋升、评聘、培训等方面的倾斜,控制和吸引中医药人才的流出和流入,切实解决他们的编制问题,建立人才引进的长效机制;建立中医药人力资源市场,实现中医药人力资源合理配置和自由流动;此外,积极引导、支持中医药人才下沉,鼓励优秀中医药人才到基层单位工作,并把下基层工作的经历作为晋升职称的必备条件;在国家农村订单定向医学生培养中,增加中医药类计划名额,补充基层医疗机构中医药人员匮乏;同时完善进修、继续教育制度,加强基层医生中医药能力与自身业务水平。 
  3.2 多措并举,优化中医药人力资源结构 
  为优化中医药人才队伍整体结构,提升中医药服务的贡献率,应当多措并举。通过继续教育及在岗无学历中医药人员中医专业中专学历教育等,杜绝在岗无学历现象,同时加强研究生教育,创办岐黄国医实验班,全程实行“名师+名医”培养法,培养中医药精英人才,提升中医药人力资源学历层次[6];按职称结构“金字塔”的最佳比例,完善职称评价体系,逐步建立健全符合中医药发展规律的专业技术职务评定标准,为了提高基层中医药卫生服务人员的积极性,可以协调启动村级医务人员职称及中医保健职称建设,并越往基层职称数量越多;对老、中、青3个年龄段中医药人才进行合理的界定、选拔、培养,加强中医药人才梯队建设,同时未雨绸缪,做好后备人才的选拨、培养与储备工作,防止中医药人才代际转换时断层现象的发生及危害。 
  3.3 以需求为导向,发展非临床中医药人才队伍 
  设立专项资金,加大对非临床中医药人力资源的投入力度,并保持投入的稳定性,实现人才培养的可持续,壮大非临床中医药人才队伍;相关部门应当综合考虑市场需求,合理规划,积极与中医药院校协调和沟通,确定其招生规模、培养模式、知识和专业结构及课程设置,培养适合实际需求的非临床中医药人才;加强中医药标准化人才队伍建设,探索标准化人才培养新途径,抢占中医药国际化标准制高点,捍卫我国中医药学术领军地位[7]。当然,中医药作为中国灿烂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促进人类健康、弘扬中华文化的重要使命,中医药积极参与“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规划,并得到众多国家不同程度的认可和广泛应用,建立一支中医药知识扎实且外语水平较高、跨越语言障碍的人才队伍迫在眉睫。 
  3.4 完善法律法规,规范民间中医执业准入制度 
  通过完善立法,规范民间中医执业管理,保护确有一技之长的名老中医合法行医。尽管我国首部关于中医药的法律草案已亮相,提出初审无照中医拟通过考核获资格,但挖掘民间中医绝技、拯救名间老中医还需进一步探索与研究;卫生行政执法单位还要建立并实施非法行医实名制网络管理,加大对江湖郎中坑蒙拐骗行为的惩处力度;加强继续教育,使名老中医能够在不断提高医疗卫生服务质量的同时,不断完善知识结构,最大可能地靠近执业医师的专业要求,从而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服务[8]。 
  参考文献: 
  [1]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014年全国中医药统计摘编[EB/OL]. [2015-11-08].http://www.satcm.gov.cn/2015tjzb/全国中医药统计摘编/main.htm. 
  [2] 甘肅省卫计委信息统计中心.2014年甘肃省中医药事业发展统计公报[EB/OL].[2015-12-02].http://www.gsws.gov.cn/html//2016/06-02/ 45/85022c8f-eac6-4e43-8c69-6132450ba70d.html. 
  [3] 郭峰.中医药人力资源管理存在的问题及对策建议[J].对外经贸, 2015(4):137. 
  [4] 吴双,甘培尚,冯玉娟,等.甘肃省中医医技人员配置状况分析[J].中国卫生统计,2014,31(1):148-150. 
  [5] 黄文卿,徐怀伏.浅析构建全方位中医药人力资源体系[J].人力资源管理,2010(5):48. 
  [6] 邓文萍,赵臻,常凯,等.试论中医药标准化人才队伍建设之策略[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2,29(11):852-854. 
  [7] 高思华,翟双庆,罗祥云.适应新医改需求培养高水平中医药人才[J].中医教育,2013,30(1):1-3. 
  [8] 谢秀丽,卢传坚,李慧.传统医学师承及确有专长人员执业管理的现状与对策[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0,27(1):65.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