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论文指导->论文发表

文学3000字论文(2篇)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7-06-20 14:49:00

《雪国》中川端康成物哀探析

【摘要】《雪国》是川端康成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重要作品,它标志着川端康成的创作已经到了成熟阶段。《雪国》作品中细腻的抒情色彩以及它所体现的忧郁、伤感的“物哀”之美,历来被研究者所称道。《雪国》中处处透着的悲凉气息,既有着作者的生世之恸,又折射出日本文学的传统特点——“物哀”。本文主要从川端康成的“物哀”在《雪国》中的体现来进行探析,力求揭示《雪国》整体上呈现给人的忧郁、哀伤之感。 
  【关键词】川端康成;《雪国》;物哀;体现 
  《雪国》是川端康成最高代表作品,其间描绘的悲哀之美、虚无之美、洁净之美达到极致,令人读后怦然心动可又惆怅不已。川端康成被称为“参加葬礼的名人”,他几乎是穿过灵堂的烛光长大的,从小孤苦伶仃、寄人篱下的生活和不幸的人生遭遇养成了川端康成孤僻的性格和悲伤的情感,并形成了他日后创作的基本基调。《雪国》更是他“物哀”意识影响下的代表作品,《雪国》幽婉、凄美的情爱故事让人经久难忘,典型地体现了日本文学自《源氏物语》以来就滋生的“物哀”之美。 
  一、物哀 
  “物哀”一词由日本江户时代著名学者本居宣长在评论《源氏物语》时提出来。悲哀只是哀中的一种情绪,而“物哀”不仅限于悲哀的情绪,凡是高兴、有趣、愉快、可笑等这一切都可以称为哀,也就是说,寂寞伤怀之情,忧郁徘徊、恋慕追思之感、“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等情感都是“物哀”。 
  在日本,许多的作家名人笔下的作品中都透出“物哀”这样一种意识,可以说“物哀”在日本的文学作品中并不少见,有相关研究指出日本民族很少有抗争激烈的英雄神话,即使有,也是悲剧英雄的挽歌。然而,“物哀”纵使与文化有关,但与日本特殊的地理环境也是密不可分的。日本气候温润适宜,四季变化缓慢而有规律,植被覆盖较广,绿韵悠悠。加上日本列岛自古以来就经常被雾霭所笼罩,使其原本静美的风物又增添了几分飘忽变幻的朦胧之美。日本空间狭小美景众多然灾害频发,四季的变换更为敏感,多少年来日本人所看到的美都是稍纵即逝,顷刻间化便为乌有,这一切造成了在日本人的心中始终相信美好的事物是不稳定的,是不长久的。另外,佛教在12-13世纪传入日本后,更强化了他们的这种认识,甚至佛教所揭示的万物流转的无常观以及人生的虚幻感更是加速了日本人已经获得的朦胧的模糊的“物哀”意识的完成。 
  二、物哀在《雪国》中的体现 
  1.人物形象体现的哀感。驹子是《雪国》文本中着墨最多的女性人物,是一个在社会底层生活便在其中成长起来的乡村女子,文本突出描写了她在污浊的生活环境中所散发出来的美的光彩。她既没有沉溺于纸醉金迷的世界,也没有被生活的不幸与艰难所压倒,而是始终执着的在追求着一种正正经经的生活。川端康成善于谱写女性的赞歌,在他的作品中男性大多是作为女性的陪衬出现的。所以在《雪国》中,提到驹子不得不提的便是作为小说男主人公的岛村,驹子这一人物形象身上所体现的哀感,可以说透过岛村才能得以更鲜明的窥见。驹子坚持学习文化、勤奋地练习各种技艺、对待生活充满了热情与渴望,并且为此坚强地承担着生活的压力和责任。但是尽管如此,她的一切付出与努力,在坐食祖产的岛村看来都是徒劳的。哪怕岛村清楚地知道驹子丝毫不计后果地把自己的全部感情都倾注在他身上,在岛村看来这也只是一种“美的徒劳”。因此,在驹子身上迸发出的奔放的热情,使岛村觉得格外可怜。透过这些,也许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之下,无论是生活还是生存都给了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似乎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种徒劳,心中总是充斥着哀伤的情绪。 
  在整个文本中除了驹子外,另外一名重要的女性便是叶子。在《雪国》中,如果光就人物形象来说,叶子无疑是该故事中“物哀”色彩最为明显的一个人物。叶子的美是朦胧的,且她美得空灵。《雪国》作品着意体现了驹子美的“纯粹的形体”和叶子美的“纯粹的声音”,进而展现给读者的是她们明知徒劳却偏要追求生命的价值,希冀可望而不可得的爱情,寻求超尘脱俗的境界,进而充分表现出她们的存在是那么真实。文本中多次通过男主人公的视角、听觉向读者展现了一个拥有悲凄嗓音的女子,这就不禁让人去猜想去想象叶子的形象。而在整个文本中类似这样的描写并不算少。关于叶子的神态描写,也能体会出叶子这一人物身上所散发出的那种悲凄之感,更何况这一人物最后死亡的结局。在《雪国》中川端康成对叶子的描写着重突出悲凄悦耳的声音,以至于有人评价说:“叶子所具有的是刺人的视线和美丽的声音,可以说她没有肉体。”肉体一般都是作为男性欲望的指称出现的,作者在这里仅仅把她作为一种美的现实存在的符号和纯粹的审美精神的象征,所以叶子最终的结局只能是葬身火海,仅留下美丽的火中身影,圣洁的美丽使岛村的心灵得到净化。 
  2.男女恋情的哀感。男女之间的感情要么令人大喜要么令人大悲,事实也是如此,在大多的影视作品、文学作品中惯常给人的便是这样的认识。可在《雪国》中却能体会到不同的情感体验,整个故事都是在一种淡淡的感伤基调下开始又结束的。小说的男主人公岛村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3次从东京赴雪国旅行,由此便展开了岛村、驹子、行男、叶子四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在整个故事中,驹子深情地爱着岛村,不惜为岛村献出一切,但岛村却又痴迷地喜欢着叶子,被叶子的纯真与母爱深深地打动,可是叶子又对行男爱得忘乎所以,而行男迷恋的是驹子,驹子是善良的,为给行男治病才成为了艺妓。他们所有人之间的情感看似都是美好真诚的,但是却处处透着悲哀的气氛。在他们之间,哪怕有两个人的关系是正常的,也不至于有一个惨淡的收场。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之间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才奠定了小说哀的基调。 
  3.自然景物的哀感。在文学美的创造过程中,可直接观察到的,显然是对文字之美的追求。川端康成曾说过:“小说家当中,像我这号人大概是属于喜欢写景色和季节的”、“景色和季节要给读者某种魅力,倘使对作为作品人物的背景没有印象,也是必须描写的。”在他的笔下,银装素裹的雪国都忠实地反映了自然景色的风貌,但在川端康成笔下我们在欣赏美丽景色的同时不免会觉得有淡淡的哀伤情懷充斥在心,就像《雪国》中写的“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是一片白茫茫,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了下来。……云雾缭绕,背阴的山峦和朝阳的山峦重叠在一起,,向阳和背阴不断地变换着,现出一片苍凉的景象。过不多久,滑雪场也忽然阴沉下来。把视线投向窗下,只见枯萎了的菊花篱笆上,挂着冻结了的霜柱。”在这些描写中单调的白色,辉映出落寞失意的画家岛村当时惨白无味的心理,同时,也捕捉了自然世界的生气和灵性之美。可总的说来冬天的雪国是寒冷的,刺骨的北风、厚厚的白雪、阴冷的山谷等等景物,给人的感觉冷艳且哀愁。 
  4.死亡的哀感。日本民族具有独特的审美观,在“物哀”意识的影响下,他们认为细腻、凄清、哀怨等所含是情愫是一种美,说悲与美是相通的,即“以悲为美”。“物哀”意识不仅影响了日本民族的审美意识,也深深地渗透到了日本人的感情世界,影响着他们的生死观。坦然地面对死亡甚至欣赏死亡,是日本民族的一个特性,这种对死亡的欣赏、向往,常常渗透到作家的文学作品中,川端康成在《雪国》中对叶子的死亡就做了极美的描写。“女人的身体,在空中挺成水平的姿势。岛村心头猛然一震,他似乎没有立刻刚感到危险和恐惧,就好像那是非现实世界的幻影。僵直的身体在半空中落下,变得柔软了。然而,她那副样子却像玩偶似的毫无反抗,由于失去生命而显得自由了。在这瞬间,生与死仿佛都停歇了。”川端康成将死过度美化、超脱化,不仅没有将烧死的叶子看作是生命的终结,而是认为那是“非现实世界的幻影”,认为“她内在的生命在变形,在转变成另一种东西”,并加以银河美景进行烘托,把叶子的死视作生命的开始,是一种美的表现。使读者在清新、自然、质朴的笔墨中体会出哀伤的感觉,同时这又与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形成的欢天喜地大团圆的喜剧式结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而给人带来一种别样的哀戚感受。 
  结语 
  日本文学的“物哀”,追求的是纤细而幽怨的情调,着眼点不是浓烈如酒,而是淡如止水的清雅。川端康成的《雪国》也让人感受到了日本式的悲凉之美:凄婉、哀伤。川端康成的“物哀”——幻灭于生命,成就于死亡,小说中出现的人物几乎都以凄美的结局收场,行男和叶子的死、驹子的疯癫、岛村内心的彷徨和挣扎,都完美地诠释了作者对生命和死亡的感悟——生命因死亡得以超脱,进入永恒,美因死亡达到极致。川端康成对于死,仿佛比生更加了解。可能这也为他之后的自杀种下了令人可以理解的种子吧,所以我们在为川端康成的伟大成就感到敬佩的同时,不免也为他的死而感到遗憾。 
  【参考文献】 
  [1]周阅.色彩的世界――从川端康成的《雪国》到吉本芭娜娜的《哀伤的预感》[J].国外文学,2007(03):113-119. 
  [2]邱博.《雪国》的色彩美探析[J].语文建设,2013(20). 
  [3]李秀华.东方美的传承之作――浅谈《雪国》空虚美的构筑与展现[J].双语学习,2007(05):110-111.

电影中的视觉艺术之蒙太奇的应用

 【摘要】蒙太奇,作为电影中的一种视觉语言,对拍摄的画面进行组织安排,实现带动观众思想和情感,增强影片感染力的效果。本文将以《穿普拉达的女魔头》影片为主,简析蒙太奇在电影中的应用。通过对蒙太奇特征的研究,以深入理解电影中的视觉知识。 
  【关键词】蒙太奇;重构;视觉艺术 
  电影作为一种视觉艺术形式,除了其镜头的运动、影片的光影色彩等元素以外,片子的剪辑组接对提高其艺术深度,叙述情节,把握故事节奏等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提到剪辑组合,我们就会想到蒙太奇,电影中的蒙太奇作为一种延伸理论,将拍摄的不同时间和空间里的镜头,打散重构,对画面进行剪辑和合成,以此提升影片的视觉效果,形成电影中的独特的视觉语言艺术。随着人们对蒙太奇的技巧的研究,不断创新并且细化了其种类,我将主要对电影《穿普拉达的女魔头》进行分析,以深入理解电影中的蒙太奇艺术。 
  一、对比蒙太奇 
  《穿普拉达的女魔头》影片开篇,就是女主角和其他几位时尚女郎早上打扮的画面,有趣的是影片将相同时间但是不同空间里的女士们的画面打散,交叉剪辑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通过对各个女士穿衣、化妆等镜头画面的不断切换衔接,相互对比,在光线明暗和色彩上,影片开头先出现的女主角的空间色调偏暗,色彩的饱和度较低,空间的整体色调以暗褐色为主,而同一时间的其他女士的空间色调明亮,色彩饱和度较高,构图上也更加考究,给人一种精致、开朗的感觉,这正是都市女士的生活风格。色调上的对比,暗示了女主的缺少朝气的普通生活。女主的草草梳洗和时尚女郎们的精心装扮,在内容上形成了强烈对比,暗示了女主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和自己格格不入的环境,为之后的故事情节埋下伏笔,起到了寓意和强化人物形象的作用。 
  二、交叉蒙太奇 
  影片中“女恶魔”回公司的那个片段,导演把“女魔头”在回公司路上的过程和员工听说老板即将回来,慌乱收拾的画面交叉衔接,一边是女老板快速地往公司走,另一边是员工们慌忙收拾公司,构成富有节奏感的戏剧效果,刻画中心人物形象。这里的蒙太奇艺术,是把两条情节线打散,重组在一起,通过交叉剪辑,使两条不同节奏的故事线连贯起来。 
  当我们同时来看两个情节时,追踪着不断转换的画面,一边就像时钟,一边就像在奋笔疾书答题的考生,而在电影中,为了营造紧张的氛围,除了让两个画面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里之外,更富有新意的创新剪辑就是交叉蒙太奇。 
  回到影片剪辑以后的画面,两个情节交叉剪辑,构成了紧张的气氛和强烈的节奏感,创新出交叉式蒙太奇的视觉效果。“女魔头”回公司的主线,牵连着员工们紧张收拾的故事线,最后再汇合到一个画面当中,运用交叉式蒙太奇理论,呈现出一个崭新的“C镜头”,就如苏联电影大师爱森斯坦所说,“两个蒙太奇镜头的对接,不是二数之和,而更像二数之积”,交叉式蒙太奇把握画面时间和节奏,将不同故事艺术地组接,在引起悬念,制造紧张激烈的气氛的同时,调动了观众情绪。 
  三、平行蒙太奇 
  影片中有一个片段,是“女魔头”给女主安排一些无关公司事务的琐碎小事,又傲慢地把衣服和包随便扔给女主,刻画了女魔头的傲慢尊大的性格,也展现了女主面对上司刁难的慌乱。 
  “女魔头”的刁难和傲慢,女主的慌乱应对,如果将这种情节不断重复会是什么样子呢?把多余的情节删掉,只剪辑出每天“女魔头”扔衣服、下达命令的镜头和女主每天繁忙的镜头,并将这些镜头按照时间顺序串联起来,这种处理情节的手段,在增加故事情节趣味性的同时,深入刻畫人物形象,起到了概括集中,传达出视觉语言里重复的力量。“女魔头”的刁难和傲慢,女主的慌乱应对,如果将这种情节不断重复会是什么样子呢? 
  把多余的情节删掉,只剪辑出每天“女魔头”扔衣服、下达命令的镜头和女主每天繁忙的镜头,并将这些镜头按照时间顺序串联起来,这种处理情节的手段,在增加故事情节趣味性的同时,深入刻画人物形象,起到了概括集中,传达出视觉语言里重复的力量。这个片段刚开始是把女魔头的镜头和女主的镜头相衔接,按着时间顺序,后面的镜头切换不断加快,并只留下女魔头刁难人的镜头。可以看出,之后的镜头快速移动,每个镜头只有1秒左右,便切换到下一个镜头,景别也开始缩小,主体物从“女魔头”变成她扔下的包和衣服,最后以一个女主几近崩溃的镜头结尾,其戏剧效果不言而喻。这种同类镜头的叠加处理,比一般的叙述更易于让观众往下看,带动观众的兴趣。将不同时间,相同空间的情节连贯起来,形成一个新的情节,表明一个共同的主题或者概念,这样的剪辑方式我们通常称之为平行蒙太奇,并将其广泛应用到我们平时的影片情节设计当中。这种剪辑方式去掉多余的篇幅,扩大了影片的信息量,展现了“少即使多的”理念,将多条情节平时排列,加强影片的节奏,产生强烈的视觉艺术效果。 
  四、总结 
  电影中的蒙太奇种类繁多,总体来说,在技术上是一个从合到分,再到合的一个过程。运用剪辑的艺术将一个故事按照导演的思路为大家展现出来,使影片生动富有感染力,最大限度上带动观众们的视觉,引导观众的注意力,激发观众的联系和往下看的兴趣。镜头富有艺术性的重组,让我们看到了电影中的独特的视觉艺术语言,而这种语言随着当今媒体媒介的发展,可以应用到更多的影视创作当中,带动视觉艺术的发展。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