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热门论文

中国古代文学中渔父形象探秘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7-09-22 09:26:00

  摘 要: 中国古诗文中的渔父形象作为一个虚构的人物形象,时而出现在江渚之滨,时而出现在江雪之中,时而出现在碧波之中,时而出现在斜风细雨中。这一意象最早见于《庄子》和《楚辞》。 

  关键词: 渔父 古代文学 形象
中国的古诗文源远流长,具有独特的古典之美。经过千百年的文化传承,古诗文中形成了许多经典的意象,而渔父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一个虚构的人物形象,渔父经常出现在我国古典文学殿堂中,他们时而出现在江渚之滨,时而出现在江雪之中,时而出现在碧波之上,时而出现在斜风细雨中……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隐者。要说古典诗歌中最早的渔父意象,追根溯源要到庄子和屈原。
文学作品中较为完整的渔父形象最早见于《庄子》和《楚辞》。《庄子》和《楚辞》中的渔父都被赋予极强的神秘色彩,成为介于神仙和普通人之间的一种特殊角色。他们生活在山野泽畔,居无定所,悄然而至,飘然而逝,常人很难见其踪影,俨然一世外高人,他们是道家思想的忠实信徒。《庄子·渔父》主要描写渔父如何训导孔子,通过渔父与孔子及其弟子的对话,批评孔子危其本真,远离至道:“仁则仁矣,恐不免其身,苦心劳形以危其正。乌呼远哉!其分以道也。”孔子“既上无君侯有司之势,而下无大臣执事之官,而擅饰礼乐,选人伦”之举被渔父斥为多事,告诫他要顺应自然“谨修而身,慎守其真,还以物与人”,才可以“无所累矣”。如此这般渔父还怕孔子不知悔改,又用“畏影恶迹而去之走者,举足愈数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离身,自以为尚迟,疾走不休”,最后用“绝力而死”的小寓言故事开导。《楚辞·渔父》主要描写渔父劝导屈原要像道家观念中品格高尚、智慧高超的圣人一样“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对屈原因“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而惨遭流放所造成的内心巨大痛苦不以为然,并质问屈原:“世人皆浊,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何故深思高举,自令放为?”竭力劝导屈原遵循道家“和光同尘”的处世原则,摆脱尘世间一切不必要的烦恼。这两篇文章中的渔父俨然道家思想的传播者,是道家思想的典范。
自这两篇文章之后,渔父成为一个经典的文学意象,出现在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笔下,但不再拘泥于道家思想的传播者。在隐者这一大背景下,他们表现出各种各样的情趣,主要有如下表现:
一、行侠仗义者
《史记·伍子胥列传》中的渔父是一个神秘隐者。伍子胥此时受楚王悬赏,逃难来到江边,渔父乘船由下方溯水而上,载伍子胥过江,过江后,帮助他渡江的渔翁见他有饥饿之色,让他在树下等候,要帮助伍子胥找些食物。渔翁一走,伍子胥起了疑心,于是藏到了芦苇深处。没过多久,渔翁带着食物回来了,见树下没有人,就对着芦苇丛中说:“芦中人,芦中人,你难道就不饥饿吗?”一连喊了好几遍。当伍子胥从芦苇中走了出来,渔翁就说:“我看见你面露饥饿之色,为你去拿饭,为什么要猜疑呢?”伍子胥说:“性命本属于天,现在属于丈人,怎么敢有猜疑呢?”吃过饭食,伍子胥解下百金之剑送给渔翁,说此剑已经祖传三代,上面刻有七星北斗,还有龙跃于渊,价值百金,以此答谢。渔翁说:“我听说楚王已经下达了命令,擒获伍子胥的人,可以得到粮食五万石,得到楚国最高的爵位。我既然救了你,难道还贪图这百金之剑吗?”渔翁不但没有要这把宝剑,反而催促伍子胥赶紧离开。伍子胥问渔翁的姓名,以便日后报答。渔翁说:“现在情况紧急,两个坏人相逢,我就是帮助你渡河的那个楚国坏人。两贼相得,得行于沉默之中,为什么还要知道姓名呢?你是芦中人,我是渔丈人,以后富贵了别忘记我就行了。”伍子胥答应了。伍子胥临别时,不断地嘱咐渔翁将他吃剩的东西好生掩埋,不要泄露了行藏。渔夫答应了他。伍子胥行走数步,回头再看,渔夫已经翻船自沉江中。
这里的渔父为了替伍子胥保守秘密,竟以生命作为代价,舍生取义,这大概是中国古代侠客的最高境界了。
二、品行高洁者
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诗人只用了二十个字,就描绘了一幅幽静寒冷的画面:在下着大雪的江面上,一叶小舟,一个老渔翁,独自在寒冷的江心垂钓。诗人向读者展示的是这样的内容:天地之间是如此纯洁而寂静,一尘不染,万籁无声;渔翁的生活是如此清高,渔翁的性格是如此孤傲。诗人所要具体描写的本极简单,不过是一条小船,一个穿蓑衣戴笠帽的老渔翁,在大雪的江面上钓鱼,如此而已。但在这首诗里,笼罩一切、包罗一切的东西是雪,山上是雪,路上也是雪,而且“千山”、“万径”都是雪,才使得“鸟飞绝”、“人踪灭”。就连船篷上,渔翁的蓑笠上,都是雪。这漫天遍野的“雪”难道不是作者冰清玉洁的人格写照吗?这个渔父也许就是诗人心中所追求的那个完美的自己、理想的自己。
三、隐逸闲居者
张志和《渔父词》五首描绘的都是渔父怡情山水、逍遥自在的生活状态和安详快乐的心境,还有大自然美丽无比的景色,尤其是那首:“青草湖中月正圆,巴陵渔父棹歌连。钓车子,橛头船,乐在风波不用仙。”青草湖面,一轮明月上下映照,阵阵渔歌前后呼应,摇动着“钓车子,橛头船”穿行在风浪水波之间的“巴陵渔父”比神仙还要快乐。难怪宋代词人周紫芝对此艳羡不已:“好个神仙张志和,平生只是一渔蓑。和月醉,棹船歌,乐在江湖可奈何。”从张志和的《渔父词》可以看出渔父即是作者自诩,渔父的生活状态即是作者生活状态的自我写照或对这种生活状态的向往和追求。
四、等待时机者
以钓鱼等待时机者首推姜太公。姜太公年进古稀,任垂钓于磻溪,他所用的不是弯钩而是直钩,后有“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典故流传后世,他钓的是周文王,是自己大展宏图的机会。唐人常健有一首《戏题湖上》:
湖上老人坐矶头,湖里桃花水却流。
竹竿袅袅波无际,不知何者吞吾钩。
一位老者坐在矶头上垂钓,湖里的水上漂浮桃花缓缓流去,然而这一切仿佛与他无关,面对眼前美景,不管有没有鱼上钩。他这里钓的又何尝不是和姜太公一样的心境呢?
  五、愤世嫉俗者
中国文人的愤世嫉俗即使在“渔父”这一隐者形象中都没有得到改变。《庄子》和《楚辞》中的渔父就是最初的愤世嫉俗者。而后世的渔父之所以选择渔隐这种方式,多半是因为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而寄情于山水之间,过一种自在逍遥的生活。如唐人李颀的《渔父歌》:
白头何老人,蓑笠蔽其身。
避世常不仕,钓鱼清江滨。
浦沙明濯足,山月静垂纶。
寓宿湍与濑,行歌秋复春。
持竿湘岸竹,爇火蘆洲薪。
绿水饭香稻,青荷包紫鳞。
于中还自乐,所欲全吾真。
而笑独醒者,临流多苦辛。
全诗叙述一个白发老人,也不知他是谁,身上披蓑戴笠,远避人间,在清澈的江水边钓鱼。他常常在明亮的沙滩边洗脚,在寂静的月光下垂钓。他住宿的地方无非是浅水沙滩,一年四季只是唱歌消遣。他手里的钓竿是湘江岸上的竹枝,他在船中生火做饭,用的是芦塘里取来的芦柴。他用江中清水煮饭,用青荷叶包裹钓得的鱼。这个渔人在这样的生活中悠然自乐,因为他所要的是保全自己天真的品性,因而对那些自以为“众醉独醒”的人,如屈原那样,徘徊于水边,有许多悲哀、苦闷之感,倒觉得很可笑。全诗的主题思想都在这最后四句而这最后四句,也正是屈原《渔父》的缩影。我们在这里仍然可以看到一个如屈原《渔父》中愤世嫉俗者的形象。
总之,这些或垂钓,或撒网,或高歌,或笑看秋月春风的隐者是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璀璨的群星,他们为中国文人的处世哲学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渔父在中国古代诗歌中的群体出现有着深刻的社会原因。或因崇尚自然,追求闲适,或因奸佞当道,无法立足,或因社会动荡,躲灾避祸,或因失意仕途,排遣郁闷。高洁之士成了隐身江湖优哉游哉的渔父,知识分子在渔父身上寻找精神寄托,这是中国一道独特的文化景观。渔父的出现和被推崇不是偶然的,渔父是仕、隐矛盾的产物。官场失意,走上归隐道路,自称渔父,连爱国诗人陆游也不能免俗。陆游《鹊桥仙》:“潮生理棹,潮平系缆,潮落浩歌归去。人错把比严光,我自是无名渔父。”陆游自称渔父,乃游戏之言,实际上表示对投降派的抗议。
渔父的生存方式有三种类型,一种是永远的渔父。他们从未有过做官的追求,虽然学识超人,然而不为世人所知,在隐逸中走完自己的生命历程。那位“乐在风波钓是闲”的道士张志和堪称典型。一种是暂时的渔父。不做官或做官不得志,也来当一回渔父。柳宗元放逐之后,就以渔父自居。《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位独钓寒江的渔父正是作者新造的形象。还有一种伪渔父,身在江湖,心存魏阙,养志待时,将渔隐作为出仕的筹码。这样的“渔父”是对渔父精神的背叛。薛昂夫《塞鸿秋》:“尽道便休官,林下何曾见?至今寂寞彭泽县。”官居要津者故作清雅,大唱渔父之歌,唱不由衷,盗名欺世。
渔父精神既有消极意义,又有积极意义。傲世避世,享受精神的绝对自由,当然不值得提倡。然而,保持一分休闲、一分从容,笑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在平淡自然中体验人生的意趣,保持良好的心态,在这个躁动不安的社会,意义不可低估。
参考文献:
[1]张卲博.中国古代诗歌中的隐者形象探析[J].山西煤炭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14(27).
[2]李明珠.渔父形象的文化意义[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学院报,2006(6).
  [3]杨卫强.晚唐诗歌中的渔樵形象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4.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