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热门论文

城市居民食用油的市场供应保障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7-11-03 09:57:00

 摘 要:食用油是城市居民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必需品之一,其能否安全稳定供应,直接影响着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文章对我国城市居民食用油供应主体、供求状况、供应管理模式、物流配送、质量安全管理及储备进行了分析,从完善食用油检测方法和标准、建立废弃食用油的回收体系、优化储备布局等方面提出改进城市居民食用油供应保障体系的对策和建议。 

  关键词:供求状况;质量安全;供应网络;储备
中图分类号:F253 文献标识码:A
Abstract: Edible oil is one of the indispensable necessities of daily life, and its security and stable supply, directly affects the daily lives of the residents.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urban edible oil supply, logistics and distribution, quality and safety management,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countermeasures and suggestions from improving testing methods and standards, the establishment of waste oil recycling system, optimize the layout of edible oil and so on.
Key words: supply condition; quality safety; supply network; storage
0 引 言
相关资料显示,近几年我国食用油人均消费量增长迅速,约以每年5%的速度增加,到2013年,我国居民食用油人均消费量更是已经达到了22.5公斤[1]。这个数字虽然比欧美发达国家的50公斤以上人均食用油使用量低不少,但是却已经超过《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纲要》中的目标。显然,目前我国居民食用油人均需求量已经超过了《纲要》中的预期,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如果食用油生产加工还按照预先的规划进行,有可能出现食用油供应短缺的问题。
根据2014年12月2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意见》中指出,近年来,我国食用植物油消费量持续增长,需求缺口不断扩大,对外依存度明显上升,食用植物油安全问题日益突出[2]。根据对相关文献的查阅,食用油需求缺口的主要原因是国内木本油料作物种植面积偏低造成的,查阅《中国统计年鉴》中关于油料作物种植相关部分,可以得到如下数据(见表1):
从表1中可以很明显的看出,2000年之后,我国草本油料作物产量的增长率就近乎停滞不前了,远远低于2000年之前的高速增长。尽管在2010年和2012年都有小幅度的增长趋势,但是却远远低于我国居民5%的食用油需求量增长速度。这种情况的出現,与近十年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有着很大关联。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大量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势必会使得农村劳动力减少,从而影响草本油料作物的产量。
食用油的安全问题,主要体现在原材料、加工过程以及运输储存过程中。如果加工中使用的豆类或者油菜籽本身就是霉变的,那么生产出来的食用油必然是不合格的。除此之外,加工过程中的高温,虽然可以增加食用油的香味,使得食用油香味扑鼻,但是却会产生苯并芘,苯并芘会导致肺癌和心血管疾病,对人体伤害极大。
此外,食用油的运输过程也会产生安全问题。目前我国食用油的运输网络分为两种:以中储粮为代表的大型国企采取的是长途的火车油罐车运输;以益海嘉里为代表的加工企业则是短途的成品包装的食用油运输。在食用油的运输储存过程中,由于温度的变化以及储存管理不善,也容易导致酸值和过氧化值的变化,从而影响到食用油的质量。在以成品包装运输过程中,是否会存在塑化剂的问题,也是食用油安全需要考虑的一个方面。
食用油能否稳定供应,直接影响到居民的日常生活,而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意见》显示,在食用油消费量持续增长的前提下,食用油的缺口不断扩大,食用油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如何在这个背景下,做好城市食用油市场的供应保障工作,是本文重点探讨的问题。本文主要研究如何做到保障城市居民的食用油的稳定供应。因为食用油作为居民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如果发生供应短缺,容易引发社会动荡,是必须要引起重视的一项工作。
城市居民食用油供应保障研究成果中,包含了物流、食品安全、废弃食用油处理等相关内容。在食用油物流相关文献方面,如刘晔明、金青哲等(2011)[3]阐述了什么是食用油绿色供应链,针对食用油供应中的不同环节,介绍了在这些环节中如何实现绿色供应链管理。赵平原(2005)[4]对食用油销售渠道分析中,详细列举了我国大型粮油加工企业福临门的销售体系,对其销售渠道变革做了深度剖析,总结了食用油相关企业的渠道销售特点和渠道成员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Edgar H. Alfonso-Lizarazo, Jairo R. Montoya-Torres, Edgar Gutiérrez-Franco(2013)[5]研究了食用油行业的逆向物流。Gerrit Van Duijn(2013)[6]研究了食用油供应链的可追溯性。
在食用油的质量安全方面,研究文献相对多一些。如李欣、尹鹏斐(2013)[7]分析了食用油市场安全的措施和建议,从食用油加工企业、食用油经销商以及政府监管部门三个方面提出了相应的建议和措施。还有学者专门针对餐饮企业的进行了相关调研分析(付长鸿、邱从乾等,2013)[8],通过对餐饮企业的食用油采购、使用、回收处理等方面进行调查,结合现场的检测情况,为监管企业提供了关于规范餐饮行业食用油使用和处理的相关建议和决策依据。同时很多学者也对食用油的检测进行了研究。其中比较新的方法是荧光检测在多级萃取色谱分析中的应用(Urszula Blaszczyk,2014)[9],还有从理化成分、分子生物学、智能感官仿生学这三个方面综合研究了如何进行食用油的鉴别(陈摇颖,2014)[10]。这些对食用油的鉴定提出了一条新的思路,推动食用油鉴定向着更加成熟的方向发展。
  除此之外,因为地沟油作为食用油供应中危害最大的一类,不少学者着重对地沟油的处理进行了撰文,从地沟油的检测方法(王嵬、刘连利、仪淑敏,2015)[11]、发达国家对地沟油的处理方法(2014)[12]等一些方面进行了相关研究,探究国外的先进经验中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的地方。此外,不少学者对地沟油的回收再利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力求让地沟油变废为宝,不再危害人类的安全。赵峥(2015)[13]分析了地沟油问题的成因和对策。M. M. Gui, K. T. Lee, S. Bhatia(2008)[14]对以食用油和非食用油以及废弃食用油为原料生产生物柴油的可行性进行了相关研究。
保障食用油的市场供应,除了从以上几个方面考虑之外,还需要考虑食用油的储备问题(高铁生,安毅,张俊,2008)[15]。食用油储备,是为了保证居民的消费需求,调解国内的供需平衡,稳定食用油市场的价格波动以及为应对大型自然灾害而建立的一项储备制度。很多省份相继出台了相关的条例,一些学者也做了大量的可行性分析报告,为政府出谋划策。
1 城市居民食用油市场供求状况
1.1 需求状况
1.1.1 总体需求
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随着近几年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城市人口在较短的时间内,有了一个爆炸性的增长,按照《中国统计年鉴2014》上的数据,到2013年底,我国城市人口数量已达到73 111万人,超过全国人口的50%(如图1所示)。此外,大量非城市人口涌进城市找工作,也让城市人口数量高于实际的人口数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进城务工人员数量已达到惊人的24 000万人。若将进城务工人员算在内,长期生活在城市中的人口,已经占全国人口总量的70%。大量人口生活在城市中,势必会让城市的生活必需品的需求量也呈现一个爆发式的增长。在这种爆发式的增长过程中,如果无法做到生活必需品的稳定供应,势必会引发社会矛盾。故而,做好城市食用油市场供应保障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目前,市场上常见的植物食用油包括:花生油、菜籽油、大豆油等,在这些大品类的食用油下,又可以细分为非转基因油、调和油等一些种类。城市的市场上常见的食用油,多以小包装食用油为主,散称油并不多见。
我国城市居民对食用油的需求量在逐年提升,约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从1996年到2013年,不到二十年的时间,我国城市居民对食用油的人均需求已经从起初的7.7公斤增长到了现在的22.5公斤[1],并且这个数字还有进一步增长的趋势。我国居民对食用油的需求是男性大于女性,城市大于农村。其中青年人口对食用油的摄入需求又是最大的。特别是城市居民,对食用油的需求量增长更为明显。
1.1.2 人均需求量
从1990年到2013年历年的城市居民人均购买量呈现逐年增加的趋势,其数量变化趋势如图2所示:
从1990年到2013年,城市居民食用油人均购买量从6.40公斤增加到12.7公斤,增长率为98.44%。虽然在2010年、2012年,人均购买量有小幅度的降低,但是从整体趋势上来看,我国城市居民对食用油的人均需求是稳步增加的,增长达到了一倍。特别是2013年,相较于2012年涨势明显,增长率为38.95%。这说明,我国城市居民生活水平提升迅速,对食用油等一类生活必需品的需求也大幅度增加。人均购买量的增加,势必带动城市居民总体需求量的增加。
城市居民人均购买量的增加和城市居民人口总量的增加,势必造成需求总量的提升,以城市居民食用油人均购买量来计算城市食用油需求总量,得出如表2的数据:
从表2中数据直观的发现,2013年的需求总量约是1990年的4.8倍,增长率达到了惊人的380.48%。尽管在人均购买量上,2010年和2012年都是有所降低的,但是人口的大量增长,反而让购买总量呈现大幅度的上升趋势。其趋势如图3所示:
从图3可以大致将购買总量的变化分为三个阶段,其中1990~2005年,增长速度较快,购买总量增长率为169.06%。因为在此期间,无论是城市人口总量还是人均购买量,都是呈现一个快速增长的时期。
2005~2012年,城市人口增加速度放缓(见图1),约增加了10%,购买总量的增长率为25.12%。然而,2013年由于人均购买量的增长提速,使得当年的购买总量呈现一个爆发式的增长,较上一年的增长率为42.72%,涨幅十分明显。
1.1.3 居民间接消费
城市居民食用油人均消费总量应当包括:城市居民人均购买量、日常购买食品中所使用的食用油数量(即工业消耗部分)、公共餐饮消费部分等[16]。关于工业消耗部分和公共餐饮部分,《统计年鉴》并未进行统计。
以上班族为例,在工作日,大部分的上班族早餐和午餐是通过公用餐饮途径解决的。这部分人要么在公司食堂、饭店就餐,要么订购外卖。对于学校较多的城市来说,学生数量也不可忽视,特别是在校大学生,一日三餐都需要在学校解决。而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是属于公共餐饮部分。
除公共餐饮外,工业消费也是一个很庞大的数量。大部分食品加工行业都离不开食用油,这部分数据无法详细统计。但是如果把这部分数据算入城市居民人均需求量里面的话,城市居民食用油人均需求量一定远远大于《统计年鉴》中的12.7公斤。
1.2 城市居民食用油的供给状况
1.2.1 供给概况
我国城市食用油市场供给相对平稳,尚未出现食用油供不应求局面。目前,我国食用油工业体系,是由国有大型粮油集团、民营粮油企业、外资粮油企业和中外合资粮油企业构成。食用油的生产、物流、销售网络覆盖了全国所有的省、市、县以及乡镇,部分农村地区也有食用油销售终端。
  根据《2013粮油加工业统计资料》显示,2012年我国食用油产量为3 975万吨,比上年增幅18.4%。其中食用油产量前五位的公司分别是:益海嘉里集团、中粮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九三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嘉吉(中国)公司。

大型国有粮油集团以中储粮为例,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目前直接管理的油脂油料储备库遍布全国的重点产销区,集团旗下有各类油脂加工厂、粮油贸易公司等,基本上可以实现产销一条龙的服务。同时,中储粮又利用其拥有的便利的铁路干线和交通条件,以各省区的直属库为中心,向四周辐射进行食用油的市场供应。
除了大型国企之外,民营粮油企业、外资粮油企业和中外合资的粮油企业在食用油的市场供应保障中也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以益海嘉里为例,益海嘉里作为国内市场上销售量最大的食用油生厂商之一,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相对于中储粮拥有铁路干线和便利的交通干线,益海嘉里则采取在众多的交通枢纽附近设置生产基地,然后就近销售,避开其在交通运输上的短板,以生产基地为中心向周边辐射销售网络。
1.2.2 我国油料作物产量
油料作物是以榨取油脂为主要用途的一类作物,按植物学形态分为草本油料和木本油料两大类。我国居民食用油的生产供给大约90%以上都来源于草本油料作物,传统的油料草本植物包括大豆、油菜籽、花生等。此外,芝麻、亚麻籽、花椒也会作为辅助调味油料。大豆、油菜、花生、芝麻被认为是我国的四大主要油料作物。木本油料是种子或者果实含油量比较高,经过压榨或浸提出油脂、具有经济栽培利用价值的木本植物的总称,例如核桃、油茶、油橄榄、油用牡丹等作物,均是食用植物油的重要来源。
但是,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大量农村人口转为城市人口,导致油料草本植物的种植总量增长速度难以满足需求的增长速度。据《中国统计年鉴2014》的数据,从1990年到2013年,我国油料作物产量如图4所示:
从1990年到2013年,我国油料作物总产量情况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1990年到2000年,我国油料作物总产量增长迅速,增长率为83.16%,但是从2000年以后,增长速度有了明显的放缓,2000年到2013年的增长率仅为19.03%。
造成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一是城市人口大量增加,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到城市,导致油料作物的总体种植面积难以快速增加;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油料作物总体收益不高,农民不愿意种植油料作物。不过,尽管我国油料总量整体并不高,但是如果这些油料全部折算为食用油的话,是可以基本满足我国居民需求的。以2013年为例,当年油料作物总产量为3 517.0万吨,按照最高出油率91%计算,可生产食用油3 200.47万吨,这一数字已经略微超过2013年全国食用油所需数量3 037.5万吨。
1.2.3 进口油料作物和食用油对食用油市场缺口的弥补
从表3得出,我国对进口大豆的依赖程度逐年提高,并且趋势十分明显。通过查询2006~2013年我国进口大豆数量、食用油数量和国内油料作物产量对比情况如图5所示:
通过对进口大豆总量和国内油料作物产量的数据进行对比,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在国内需求进一步扩大的情况下,我国食用油供应对进口大豆的依赖逐年提高。进口大豆数量远远超过国内油料作物种植数量,尤其是2011~2013年,呈快速增长态势。而在上图中,我国国内油料作物的产量变化是非常缓慢的。在这种情况下,面对我国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必然难以满足国内的需求,大量依靠进口是必然的。
尽管进口食用油和油料农作物可以有效缓解我国国内食用油短缺问题,但是一旦国外爆发供应危机(如自然灾害或食品安全问题),必然导致国内的食用油市场供应陷入大量短缺状态。为了保证我国食用油市场的平稳供应,应加大扶持国内油料作物种植面积,提过国内油料作物产量,逐步降低对进口油料作物的依赖度。
表4给出了2007年到2013年的食用油价格指数、城镇居民收入指数、城镇居民现金支出指数、城镇居民食品支出指数。
利用以上数据,进行相关性分析得到如表5的结果。
从表5的分析结果中可以看出,食用油价格指数和城镇居民收入的相关系数P=0.851,同时r=0.015<0.05,表明食用油价格指数和城镇居民收入有强相关性关系。食用油价格指数和城镇居民现金支出的P=0.831,实际显著性r=0.021<0.05,表明食用油价格和城镇居民现金支出有強相关性关系。食用油价格指数和城镇居民食品支出指数的P=0.906>0.8,r=0.005<0.01,表明食用油价格指数和城镇居民食品消费支出有强相关性关系。
综上所述,目前我国食用油人均需求逐年递增,2013年的人均消费量已经超过了《国家粮食安全中长期规划纲要》中预测的到2020年食用油人均消费量达到20公斤的标准。这意味着,现阶段居民对食用油的需求,已经超过了国家的初步规划,如果还按照原先的规划进行,则可能出现食用油供应短缺的问题。目前总的来说,我国城市食用油市场供应充足,但食用油油料对国外过度依赖,大豆一类的油料进口数量已经超过国内的生产数量,对外依赖过大,不利于我国食用油的供应保障。
2 城市居民食用油的供应网络与物流配送
2.1 食用油的供应网络
2.1.1 供应主体
目前,我国城市居民食用油的供应,从食用油生产商、食用油物流商、食用油经销商、食用油零售商最后到消费者手中,已经形成一个相对完善和成熟的供应体系。
(1)食用油生产商
生产商是食用油供应体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生产商购买油料作物之后,通过对油料作物进行压榨、提炼、包装等过程的处理,最终形成成品油。我国市场上的食用油品牌较多,其中比较著名的品牌包括:福临门、金龙鱼、鲁花、海狮等。这些大型食用油品牌商,是我国食用油生产的主要力量,肩负着食用油供应的重任。
(2)食用油物流商

  大型粮油加工企业都有自己的物流企业,例如中储粮北方物流有限公司是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所属二级子公司,于2009年6月29日注册成立,由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及辽宁、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四家分公司下属收储公司共同投资组建的,实收资本为1.22亿元,待资产划转全部理顺后,实收资本为3.25亿元。中储粮北方物流公司的港口总仓容是110万吨,港口年设计中转能力1 100万吨,拥有铁路散粮专用车570辆,年运输能力170万吨。经营范围涵盖粮油产品的收购、仓储、中转(运输)、电子商务、船货代理等。正是因为中储粮公司旗下有着庞大的物流体系,才能够将位于全国多个省份的直属库生产的食用油销售到全国各地。
 (3)食用油经销商
食用油经销商(包括批发商、分销商等中间环节)负责连接食用油生产商和食用油零售商,利用自有渠道,协助食用油生产厂商对食用油进行销售,是食用油供应体系中的中坚力量。然而,在食用油的供应网络中,又存在着食用油经销商和食用油生厂商之间的博弈。如果经销商过少,则会形成中间环节的垄断,抑制食用油生产商的销售能力。而食用油生产商过少的话,则形成源头的垄断,对食用油经销商来说,这种情况是不利的。如何准确地把握食用油经销商和食用油生厂商之间的平衡,是政府在保障市场供应时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4)食用油零售商
食用油零售商是将食用油直接销售给最终消费者的企业,相对于食用油生产商和食用油经销商而言的,处于商品流通的最终阶段。食用油零售商的基本任务是直接为食用油的最终消费者服务,它的职能包括购买、储存、简单加工、拆零和分包、销售、提供销售服务等。食用油零售商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提供服务,方便消费者购买食用油,同时,食用油零售商又是连接食用油生产商、经销商与消费者之间的桥梁,在食用油分销途径中具有重要作用。
2.1.2 供应管理模式
由于面对的销售对象不同,食用油生产企业所采取的供应管理模式也是不尽相同的。一般来说,食用油的供应管理模式可以分为:零级渠道、一级渠道、二级渠道、三级渠道、电商渠道和其他渠道模式。
(1)零级渠道
零级渠道是指在食用油销售过程中,没有渠道中间商参与的一种渠道结构,此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大型公司(或单位)直接采购食用油的情况中。例如某食品加工企业需要一批食用油用于食品加工,则可以直接向食用油生产企业订购一批食用油,而无需经过渠道中间商。此种形式,对食用油生产企业和食品加工企业来说,都可以节省成本,提高利潤。
(2)一级渠道
在这种模式下,食用油生产企业会直接和有实力的食用油零售商(例如沃尔玛、家乐福等)签订供销合同,直接对此类食用油零售商供货,并负责对商品陈列、促销等相应的行为进行管理。食用油生产企业对合作伙伴的规模、销量都有着相当高的要求,一般来说,多为大型连锁超市或者当地有一定影响力的大型商场。
(3)二级渠道
二级渠道包含两个中间商,通常情况下,食用油生产企业会选择在当地有实力和销售网络的经销商充当区域经销商,协助食用油生产企业对当地的市场进行管理和开发。此种模式是食用油在城市销售的主要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食用油生产企业只需要对食用油区域代理商进行管理和整个区域市场进行监督即可。食用油区域经销商会利用自己的渠道,对食用油生产企业生产的食用油进行销售。
(4)三级渠道
三级渠道,一般来说是针对偏远城市和农村地区的食用油销售渠道。由于我国行政区域规划的特殊性,不少地区在地级市下会有县级城市,而县级城市又离省内大型城市距离较远,这些城市的批发商如果选择到距离较远的省城或者其他大型城市购进食用油进行销售,成本相对会较高,反而不如在相邻的地级市进货成本低。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地级市就应运而生了专门针对县级城市的食用油二级批发商。
(5)电商渠道
电商渠道相对于传统的销售渠道,有着其得天独厚的优势。电商渠道可以让生产企业直接面对消费者,了解消费者的需求,省去中间的各类渠道,节省了各类渠道费用,使得食用油生产企业的渠道成本更低,进而可以用相对较低的价格吸引消费者。此外,电商渠道还可以有效地打击市场上各类假冒商品。消费者直接从食用油生产企业的官方网上销售平台购买食用油,更加的放心。
(6)进口渠道模式
除了传统食用油之外,城市居民也会购买高端食用油。目前市场上常见的高端食用油一般是橄榄油等进口食用油。由于地理环境的关系,橄榄油无法在国内生产,国内食用油市场的所销售的橄榄油基本依赖进口。
2.2 食用油的物流配送
我国国内食用油加工区域大体上可以分为三块:渤海湾地区、长江流域和华南地区。其中,渤海湾地区主要加工国内种植的大豆,长江流域主要加工油菜籽和大豆,华南地区则依靠其海运优势,主要加工进口大豆。由于我国地域辽阔,而食用油生产企业又相对集中在东部地区。如果从食用油加工厂到西部消费者手中,需要一条很长的物流配送路线。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食用油生产商往往会根据各地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策略。一般来说,食用油生产厂家,要么选择在物流节点设置直属库(中储粮模式),要么在大型交通枢纽附近设置生产基地(益海嘉里模式)。之所以选择这两种方案,都是因为这些地方交通发达,便于食用油生产之后的运输。
2.2.1 中储粮模式
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是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全资子公司,具体负责中央储备油脂油料经营管理,其主要任务:一是管理中央储备油脂油料,确保中央储备油脂油料数量真实、质量完好,确保国家急需时调得动、用得上;二是执行国家对油脂油料市场的宏观调控任务,维护市场稳定,维护农民利益;三是搞好中央储备油脂油料轮换,开展油脂油料经营,提高市场占有率;四是发展油脂加工产业和物流体系,延伸产业链条,逐步将公司发展成为集仓储、贸易、加工和进口为一体的大型专业化油脂油料公司。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目前直接管理的储备油脂油料储备库遍布全国14个重点产、销省区,并全资或控股拥有各类油脂油料加工厂、粮油中转、贸易、期货经纪公司等多家企业。
以中储粮为代表的食用油的物流模式有两种(如图6、图7所示):
在这种模式下,由于经销商普遍采购量属于“少量多次”的形式,并不能完全消耗直属库的生产能力。除了此种模式之外,直属库还会对没有直接销售的区域的食用油销售公司提供食用油,协助中储粮油脂公司扩大市场份额。其具体模式如下:
  中储粮拥有自己的专属铁路干线,在食用油运输的成本上,相较于其他企业有着其独到的优势。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物流供应模式上,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采用公路、铁路联运的形式。铁路运输方式进行远距离、大批量的运输,而公路运输则用于小批量、短途的运输。中储粮油脂公司通过其遍布全国主要物流节点上的直属库,通过公铁联运的物流形式,实现了食用油在全国范围内的供应。
 2.2.2 益海嘉里模式
相对于中储粮油脂公司在全国各地的直属库模式,益海嘉里则选择在交通枢纽附近建立生产基地,其功能大体相当于中储粮油脂公司的直属库,但是却又有所不同。直属库在食用油供应之外,还要确保中央储备油脂油料数量真实、质量完好,确保国家急需时调得动、用得上,执行国家对油脂油料市场的宏观调控任务,维护市场稳定等功能。而对于其他食用油企业来说,则不需要这些功能。益海嘉里在全国各地的生产基地相当于不具有宏观储备功能的直属库,其运作模式和直属库类似(如图8所示)。
2.2.3 食用油生产企业的一般物流模式
如果将中储粮和益海嘉里的物流模式简化,可以将生产基地和直属库中的配送中心(转运中心)和仓储中心单独表现出来。那么益海嘉里和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的物流模式都是可以用图9表示:
3 食用油的质量安全管理
3.1 食用油的质量安全状况
我国现有的植物食用油类国家标准有五个,分别是《棉籽油》(GB1537-2003)、《葵花籽油》(GB10464-2003)、《油茶籽油》(GB11765-2003)、《玉米油》(GB19111-2003)、《米糠油》( GB19112-2003)。在这五项国家标准中,对各类食用油的质量指标也有着严格的要求,具体如表6所示:
以上数据为对食用油原油(指未经精炼等工艺处理的油脂)的相关规定,而对于成品油(指经过精炼加工达到了食用标准的油脂产品),又可以细致的分为四个级别:一级、二级、三级、四级这四个质量等级,分别相当于原来的色拉油、高级烹调油、一级油、二级油。
食品药品监管总局作为对食用油安全的直接监管单位,2015年食品安全重点治理的商品中就包含食用油。從2015年2月16日到2015年3月2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先后三次公布了《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在这三批抽检的食品当中,就包含食用油大类。第一批共抽检1 229家企业的2 600批次样品。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公布的信息显示,第一批共检出不合格产品共47批次,占所有抽检样品的1.81%。
此次抽检的食用油、油脂及其制品主要包括花生油、玉米油、其他食用植物油。抽检依据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真菌毒素限量》(GB2761-2011)、《食品安全国家标准食品中污染物限量》(GB2762-2012)、《食用植物油卫生标准》(GB2716-2005)、《花生油》(GB1534-2003)等标准及产品明示标准和指标的要求。抽检项目包括:重金属、真菌毒素、食品添加剂、品质指标等13个指标。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第二批共抽检602家企业的1 329批次产品。第二批抽检共检出不合格产品21批次,占所有抽检批次产品的1.58%。第三批共抽检551家企业的1 056批次样品。其中不合格产品17批次,占所抽检批次产品数量的1.61%。其中不合格项目和前两次相同,不合格项目分别是:黄曲霉素B1、过氧化值、酸值、溶剂残留量、苯并芘这五项。
各项不合格项目具体数值如表7所示:
从表7可以直观的看出,苯并芘含量超标不合格产品数量一直居高不下。除此之外,过氧化值和酸值的问题也较突出。相对于苯并芘的危害,过氧化值和酸值的危害要小一些。
食用油抽检中的酸值和过氧化值不达标则是由于食用油的运输和储藏不善导致的。食用油生产包装之后,并不是马上就会到达消费者手中。这其中还有流通的过程,而在食用油运输和储存的过程当中,就有很多种因素可能导致食用油的酸值和过氧化值变化。对于食用油生产企业来说,并不是仅仅生产出来的产品合格就可以了,更要保证所生产的产品在储存和运输过程中也有很好的稳定性。
食用油市场除了以上质量安全问题之外,还有一类最为严重的问题——“地沟油”问题。地沟油是食用油质量安全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在日常的新闻报道中,我们也时常可以看到地沟油的身影出现。特别是一些餐饮企业违规使用地沟油的事件,更是防不胜防。甚至,很多消费者都已经被动接受了地沟油出现在餐桌上这件事情。
3.2 加强食用油安全监管的建议和方法
3.2.1 加强市场监管力度,让抽检成为常态
尽管抽检工作费时费力,但是从2015年年初的三次抽检,可以明显的看出,市场上食用油的不合格率有明显的下降趋势。同时,国家对食用油质量安全加大监管力度,也会督促食用油生产企业加强安全意识,树立安全观念,在食用油安全上不敢掉以轻心。为了生产出符合国家各项要求的食用油,食用油生产企业在抽检的巨大压力下,也会大力改进加工技术,确保加工、运输环节中食用油不会出现安全问题。而一些小作坊式的食用油生产企业,则会因为难以生产合格安全的食用油,最终被市场所淘汰。同时,政府应定期公布食用油抽检结果,在对市场监管的同时,也可以让居民对食用油市场的安全情况有所了解,能够更方便地买到“放心油”,确保食用油市场的稳定有序。
3.2.2 加快推进食用油企业的重组
加快推进食用油企业的重组合并,使一些小作坊式的食用油加工企业逐步淘汰或者被大型粮油公司兼并,从而使信誉好、质量高的大企业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特别是一些欠发达城市的食用油市场,确保食用油安全,保障供应。同时,食用油加工企业的重组合并,也可以实现强强联合,让各企业间信息互通,共同对食用油加工环节中的相关安全问题进行研究,从而能够从源头对食用油安全问题进行控制。
3.2.3 完善食用油检测方法和标准
  在对食用油安全检测的问题上,现有的检测方法相对落后,受限于相关技术手段,对地沟油等一类危害较大的食用油难以甄别。而地沟油正是食用油市场上危害最大的一类,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检测上的漏洞,非法将地沟油用于食品加工行业,危害居民身体健康。针对此类情况,政府和食用油加工企业应大力推进食用油安全检测方法的研究,通过更为成熟的检测体系和检测技术,让地沟油自然而然的退出食用油市场。同时政府应当设立更为严苛、细致的食用油相关行业标准,让食用油各类标准和国际接轨,从而大力提高我国食用油质量。
  3.2.4 建立废弃食用油的回收体系
地沟油问题,一直是一个极其让人头疼的问题。目前市面上出现的地沟油,多是来源于城市大型饭店下水道的隔油池。随着相关科研成果的问世,这一问题也有了相关的解决办法。在做好废弃食用油回收的问题上,首先政府应当建立食用油回收机制,建立废弃食用油回收企业,全面负责城市废弃食用油回收的工作,从源头遏制地沟油的流出;其次,可以利用现今一些先进的科研技术,将地沟油变废为宝。例如开发地沟油的工业用途,既可以解决地沟油危害食品安全的问题,又可以缓解当前能源短缺的问题。
4 城市居民食用油的储备
4.1 食用油储备模式
4.1.1 储备模式的由来
食用油储备,是为了保证居民的消费需求,调节国内食用油供求平衡、稳定食用油市场价格、应对重大自然灾害或其他突发事件而建立的一项物资储备制度。2003年8月15日,国务院颁布了《中央储备粮管理条例》。除了中央之外,各地也相继颁布了粮油储备的相关规定,例如北京市,在2010年面临新的形势下,废除了2002年颁布的《北京市储备粮管理办法》,启用了新的《北京市储备粮管理办法》。
尽管中央和各地都颁布了储备粮油的相关制度和条例,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政府和储备企业往往更加重视储备粮食,而忽略食用油。例如在《中央储备粮管理条例》中,提到更多的是对粮食方面的相关规定,而几乎很少提到食用油,应该逐步重视食用油的储备安全,加快完善食用油储备制度。
4.1.2 食用油储备的意义
食用油作为生活必需品之一,在日常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食用油储备,是为了应对一些突发情况,例如油料作物突然减产,导致当年的食用油原材料供应严重不足。此时,动用储备的食用油,不仅可以确保人民的基本需求,不至于引发社会动荡,也可以防止食用油价格不受政府控制的飞涨,影响人民群众的日常生活。此外,储备也可以在丰收之年由政府大量购进油料作物,确保油料作物不会因为丰收而降价,从而让农民的收益更有保障。
4.2 关于食用油储备的建议
4.2.1 加强对食用油储备的重视程度
现阶段,我国粮食已经基本可以满足自给自足,反而是食用油需要大量依靠进口获得。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居民特别是城市居民对食用油的需求日益增长,要求也越来越高。而国家对食用油储备问题却不够重视,仅仅将食用油储备作为粮食储备的一部分。基于此种情况,应当对食用油储备进行专门的立法,仿照粮食储备制度,设立食用油储备制度,提高食用油供应安全。同时,政府也要合理引导农民种植相关油料作物,提高油料作物的总产量。
4.2.2 適当提高成品食用油的储备数量和规模
在食用油的实际储备过程中,有相当部分是以油料的形式进行储备的。尽管将食用油储备以油料的形式进行储存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却不利于在紧急情况下调用。而以成品油的形式储备,一旦出现突发情况,急需食用油进入市场时,这些储备的食用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市场,真正的做到在“国家急需时调得动、用得上”。
同时,因为成品油储备时间相对油料的储备时间较短,而现行的中央储备粮实行均衡轮换制度,每年轮换的数量一般为中央储备粮储存总量的20%至30%。这种轮换制度是不适用于食用油的。按照2001年12月制定的《中央储备粮油轮换管理办法(试行)》,对食用油的储存年限是1~2年,而食用油储备时间越长,越容易出现质量安全问题,储备成本越高。针对此种情况,应该缩短轮换周期,提高每次轮换总量,做到随进随出,节省储备成本。
4.2.3 优化储备布局
相对于粮食储备通常被用来救灾,食用油储备更多的是用来平抑物价,应对食用油供应的突发问题。而一般来说,人口越密集的地区,食用油的市场供应更容易出现波动,出现一些突发问题。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建议可以适当调整目前的储备布局,将更多的储备集中到一些大型城市[15],例如北京、上海等。
参考文献:
[1] 王瑞元. 2013年中国食用油市场供需分析[J]. 粮食与食品工业,2014,21(3):1-6.
[2] 国务院办公厅. 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意见[EB/OL]. (2015-01-04)[2017-06-15]. 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15/content_2806007.htm.
[3] 刘晔明,金青哲,等. 我国食用油绿色供应链管理运作模式和措施[J]. 农业机械,2011(8):37-41.
[4] 赵平原. 福临门公司营销渠道变革研究[D]. 上海:复旦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05.
[5] Edgar H. Alfonso-Lizarazo, Jairo R. Montoya-Torres, Edgar Gutiérrez-Franco. Modeling reverse logistics process in the agro-industrial sector: The case of the palm oil supply chain[J]. Applied Mathematical Modelling, 2013,37(23):9652-9664.
[6] Gerrit Van Duijn. Traceability of the palm oil supply chain[J]. Lipid Technology, 2013,25(1):15-18.
[7] 李欣,尹鹏. 食用油安全状况改进的几点建议和措施[J]. 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2013(4):204-205.
  [8] 付长鸿,邱从乾,等. 上海市餐饮服务单位食用油安全现况调查[J]. 上海预防医学,2013(8):23-26. [9] Urszula Blaszczyk. The application of multistep extraction and liquid chromatography with fluorescence detection for analysis of azaarenes in edible oil samples[J]. Journal of Food Composition and Analysis, 2014,33(2):175-180. 
  [10] 陈颖. 食用油真伪鉴别方法研究进展[J]. 食品科学技术学报,2014,32(6):1-8.
[11] 王嵬,刘连利,仪淑敏. 地沟油鉴别检测方法研究进展[J]. 食品安全质量检测学报,2015(1):218-225.
[12] konche,乡巴佬. 发达国家如何治理地沟油[J]. 青海科技,2014(5):94-96.
[13] 赵峥. 当前北京地沟油问题的成因和对策分析[J]. 经济界,2014(6):63-67.
[14] M. M. Gui, K. T. Lee, S. Bhatia. Feasibility of edible oil vs. non-edible oil vs. waste edible oil as biodiesel feedstock[J]. Energy, 2008,33(11):1646-1653.
[15] 高鐵生,安毅,张俊. 我国食用油市场安全和储备制度改革[J]. 经济与管理研究,2008(8):34-37.
[16] 何杰夫,张博. 中国食用植物油的供应量和消费量到底是多少[J]. 中国农村经济,2011(4):87-92.
  [17] Dinesh Seth, Nitin Seth, Deepak Goel. Application of value stream mapping (VSM) for minimization of wastes in the processing side of supply chain of cottonseed oil industry in Indian context[J]. Journal of Manufacturing Technology Management, 2008,19(4):529-550.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