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艺术论文->艺术理论论文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现状与保护博弈研究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7-12-18 09:26:00

  摘 要:文章采用文献资料法、访谈法和博弈论的分析方法,对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的生存状态、保护状态、保护主体以及利益取向进行研究。结果表明:黔南布依族武术生存状况不容乐观,保护状况不理想;政府、遗产保有者和社会组织是传统体育文化遗产保护的主体,并且存在事实上的博弈关系,政府先完善政策法规并执行到位,提高资金支持力度,加强保护工作的检查监督,最终形成政府主导、遗产保有者传承、市场介入、社会力量参与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保护的理想模式。 
  关键词:布依族武术 保护 博弈主体 
  中图分类号:G8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1839(2017)11—0014—03 
  布依族武术是最具民族特色的民间技艺之一,历史悠久,形式多样,是一项集竞技、健身、防身自卫及表演等于一体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既是布依族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中的一员,也是中华武术大系中的重要内容。随着布依族武术代表性传承人的逐渐老去,许多优秀的招式和套路逐渐被遗忘,保护措施实施不力,传承活动难以开展,导致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濒临失传的境地。本文对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的保护状况进行系统的调查,剖析其生存濒危的深层次原因,为更好的保护和传承布依族武术提供理论依据。 
  1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现状 
  1.1 黔南布依族武术的主要内容 
  通过查阅相关史料,并实地考察布依族武术传承地发现,布依族武術的实体内容包括技击套路、拳谱典籍等。[1]目前,经挖掘整理的布依族武术的徒手类主要包括:布依拳、板凳拳、敬礼拳、八宝拳、一线拳、四门开、八部追拳、呼(乌)龙打滚、单鞭拳、观音四面、蜜蜂采花、民间气功、对打对折、蜈蚣拳、梅花拳、白莲功法(已失传)、铁臂功力拳、风火雷霆连环拳等。器械类主要包括:除了常见的刀、枪、剑、戟、大刀、盾牌、弓弩等兵器外,还包括来自于布依族人们日常生产生活中用品。如三股叉、单头棍、龙爪戟、狼牙棒、伏虎钩、布依猫叉、鱼叉、铁尺、剁条、齐头单刀、长把双刀、棍棒、橙、短斧、流星锤、护手短双刀、响鞭、连枷棍、松槌、荆棒、柴镰等的稀有器械。 
  1.2 黔南布依族武术传承人及习练群体 
  随着传承人的逐渐老去,黔南地区健在的布依族武术传承人总体情况不容乐观,布依族武术面临着失传的境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健在的布依族武术传承人大约在3-6人。布依族武术主要流传在独山县布依族聚集区。20世纪八十年代布依族聚集区几乎人人都会武术,然而时过境迁。目前,当地村寨布依族武术的习练群体总体情况不理想,15-50岁之间的当地村寨群体基本不会;50岁以上的群体基本会一些,15岁以下的群体正在推广学习。 
  1.3 黔南布依族武术相关的练武场地与器材 
  通过走访调查,布依族武术传承人受到“自家功夫不外传”传统观念的驱使,大都选择在自家堂屋进行练习,有些人悄悄地选择在偏僻的空地或山林间练习。在布依族武术器械当中,大量器械都是来自日常生活和生产实践中的工具,他们就地取材进行练功。如:猫叉、柴镰、鱼叉、连枷棍等。 
  2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现状 
  2.1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保护状况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传承人是重要的承载者和传递者,对他们进行好好保护,并使其有效地履行传承义务,对布依族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保护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3]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起国家、贵州省、黔南州、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四级保护体系,确定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保护。然而,黔南布依族武术项目仅仅是独山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地方相关部门的帮扶政策和帮扶资金不够,导致该项目长期处于“县遗”挣扎的边缘。 
  2.2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物与器具保护状况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物包括历代传承人住过的建筑、使用过的工具、武器以及练武场地等。这类文物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反映出各历史时期人类经历的社会活动、社会关系以及利用、改造自然能力和所处生态环境的状况。有关黔南布依族武术的文物尚存不多,代表性传承人撰写的习武心得,拳谱资料、布依族武术相关书籍的数量也有限。在调查过程中,我们从布依族聚集地的一些建筑雕刻、桥梁护栏、壁画、碑刻记录以及艺术品上能看到一些布依族武术的元素。当地政府有关部门将布依族武术的文物和器具纳入到博物馆中收藏,社会力量也参与到保护当中,但收效甚微。 
  2.3 黔南布依族武术拳谱及文献资料保护状况 
  目前,黔南布依族武术起源何时,由何人所创,县志和史料上没有明确的记载,很难考证,现已无从查起。然而布依族武术流传至今最有影响力的当属布依拳。这套拳术内容主要包括18个技术动作,具体为双龙出海→玉女照镜→渔夫撒网→古树盘根→退步裂开→仙人指路→金鸡独立→猴子摘桃→回头望月→退步拦腰→燕子行飞→怀中抱月→三环套月→鲤鱼翻身→白鹤亮翅→懒虎伸腰→二龙戏珠→黄蜂入洞。[2]其每招每式都再现了布依族先民们勤劳勇敢和顽强拼搏的历史文化生活,该套拳术已由黔南民族师范学院找布依拳传人录制好视频保存,并在学校由武术教研室教师负责学习和研究,将布依族武术传授给学生。 
  2.4 黔南布依族武术传承活动的保护状况 
  体育项目需要传承活动的推广,而赛事是体育项目传承和保护最直接有效的途径。2011年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布依族武术传人获得男子组器械C类一等奖。这对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的保护有着较好的示范效应。通过对黔南布依族武术认知与参与情况、开展情况、习练人群基本情况以及参与布依族武术活动的因素四方面进行调查。结果表明,大部分群众对黔南布依族武术的认知情况良好,但参与度很不理想,黔南布依族武术传承活动主要包括日常习武锻炼、节日表演与比赛、对外交流。 
  3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主体及利益取向 
  3.1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的相关主体

民族传统体育文化遗产保护博弈的相关主体包括政府部门、遗产保有者、社会力量中的个人或团体。[3]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涉及的政府主管部门包括黔南州文化局、黔南州体育局、黔南州民宗委等各委具局,独山县、福泉市等与黔南州政府主管部门垂直对应的委局以及所涉乡镇的文化体育工作站。遗产保有者主要是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的传承人或传承群体。社会组织主要是黔南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基地、黔南师院民族研究所和图书馆、黔南州博物馆、黔南师院科研机构、民族传统体育研究基地等公共文化机构、黔南布依族武术传习所、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机构及学术研究机构等。 
  3.2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主体的利益取向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的利益构成和价值取向是博弈参与主体最重视的问题,只有各博弈主体明确自身的利益构成,才会热衷投身至保护工作当中去。[4]政府部门主要集中在政治利益、稳定社会秩序、追求社会效益、促进社会就业和长期传承传统文化遗产等方面;遗产保有者主要以经济利益和精神利益为主,包括项目文化遗产长期传承、获得荣誉、经济收入以及社会认可等;社会组织主要以精神利益为主,体现在保护当地体育文化遗产、布依族武术各类拳谱、文物,并热衷于服务地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4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主体的博弈模型解析 
  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博弈主体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博弈关系,特以政府与遗产保有者之间的博弈为例进行分析。为了共同保护好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政府可以选择制定相关的政策和法律,动用财政给予资金支持,授予传承人荣誉等路径来实现目的。遗产保有者在保护过程中必然要付出一定的时间、精力、物力和资金等,如果因为付出而影响到自身及家庭的生产和生活,就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相关补偿,否则就会由于生计问题而放弃遗产的传承和保护,这就促成政府与遗产保有者之间的博弈。[5] 
  对博弈模型假设如下,假设一:政府追求的收益是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的最大化,而遗产保有者以获得自身经济利益最大化为主要目标,此博弈中的最大收益由政府的收益和遗产保有者的收益之和来体现[6];假设二:政府只能在资金支持和不支持两种策略中做出选择, 而遗产保有者也只有传承和不传承,则双方博弈矩阵如表1所示。 

 在此博弈模型中,假設政府先行动,其采取有资金支持的策略,如果遗产保有者采取传承的策略,则政府能获得5个单位的收益,遗产保有者也能获得5个单位的收益,但由于遗产保有者在传承过程中需要付出2个单位的“劳动”投入,结果其获得的收益为3个单位;如果遗产保有者采取不传承的策略,则政府不能获得收益,遗产保有者获得5个单位的收益。假设政府采取无资金支持的策略,如果遗产保有者采取传承的策略,则政府照样能获得5个单位的收益,遗产保有者则由于传承要付出2个单位的“劳动”投入,其收益为-2个单位;如果遗产保有者采取不传承的策略,则政府和遗产保有者都不能获得收益。因此,对黔南布依族武术文化遗产保护最优的博弈策略组合是政府提供资金投入,遗产保有者传承项目文化遗产,获得的收益组合为(5,3)。 
  5 结论 
  黔南布依族武术生存状况不容乐观,保护状况不理想,将面临失传的境地。其主要受到政府领导重视程度不够、村民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淡薄、场地器材匮乏、传承人危机等因素的影响。更深层的原因是政府、遗产保有者和社会组织三者之间存在各自不同的追求,形成事实上的博弈关系,政府与遗产保有者之间博弈的均衡解为政府提供资金支持,遗产保有者传承。从传统体育文化遗产有效保护的原则出发,政府有待于完善遗产保护政策法规并执行到位,并提高对遗产保有者的资金扶持力度,加强保护工作的检查监督。形成政府主导、遗产保有者传承、市场介入、社会力量参与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保护的理想模式。 
  参考文献: 
  [1] 徐泉森.布依族武术文化探微[J].贵州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2):77-80. 
  [2] 冯发金.黔南地区特色体育校本课程开发研究——以布依拳为例[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4(6):176-182. 
  [3] 牟维,李琦.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过程中的博弈探索[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07(7):141-143. 
  [4] 朱祥贵.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的价值理念[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4(3):27-31. 
  [5] 龙佩林,舒颜开.我国传统体育文化遗产保护的模式及主体博弈模型[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4):22-26. 
  [6] 曹新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模式研究[J].法商研究,2009(2):75-84. 
  The Status Quo and Protection of Qiannan Buyi National Wushu Cultural Heritage 
  Lu Linbo Bu Xiuxiu 
  (Faculty of Sports, Qiannan Normal University for Nationalities, Duyun Guizhou 558000,China) 
  Abstract:This paper uses literature, interview and game theory to study the survival status, protection status, protection subjects and interest orientation of the Wushu cultural heritage of Qiangnan Buyi nationality.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survival situation of Qiangnan Buyi nationality is not optimistic and the protection situation is not ideal. Government, inheritance retain and social organization are the main parts of the traditional sports cultural heritage protection, and there is in fact the game relationship, the government to perfect the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and implementation in place, increasing the support funds, strengthen the protection work of checking and supervision, eventually form a government-led, heritage have inheritance, market intervention, social forces to participate in the ideal mode of national traditional sports culture protection. 
  Keywords:Buyi nationality Wushu protection game subject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