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艺术论文->艺术热点论文

现代戏剧舞台与多媒体技术的结合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8-01-02 09:19:00

 〔摘 要〕多媒体手段可以作为一种外化表现形式介入戏剧表演当中,辅助完成演出。多媒体手段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融入戏剧的演出之中,在形式上与戏剧表演相融合。戏剧电影化是当代戏剧艺术的一个重要趋势,电影化手法大大扩展了戏剧舞台的文本表达和表演深度,是戏剧与影视相融互通的结果。 

  〔关键词〕多媒体 舞台艺术 现代戏剧
当戏剧作品作为一种舞台艺术成品展示出来时,无疑需要依托剧场这一外在形式予以展现。作为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戏剧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完整、独立的一套创作和展示体系。
古典戏剧在剧场中出演,依赖于传统的舞台布景、线性的演员表演和直接即时面对观众的形式,但在如今已经被现代化的手段和实验戏剧、先锋戏剧所革新。随着人类社会的前进,传统戏剧体系逐渐被瓦解和重构,以适应新的观众群体和时代潮流。而在这个瓦解和重构的过程中,戏剧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其内核和形式都并非一成不变的,它是一种以固定的形态存在,同时又处于流动中的艺术。现代戏剧一方面要对抗新的艺术形式与现代化观念对传统戏剧模式的冲击,另一方面也要吸收新的艺术观念、新科技和新技术的力量,以此不断更新自我,在这间接、直接的双重动力下进行对戏剧本身的改造。
戏剧的双重改造应包含相互依存的两个方面:
一是舞台,也就是剧场多媒体改造的空间依托。
二是舞台的多媒体化反作用于故事本身,戏剧的故事构建依附着的形式外壳。
在这个改造的过程中,多媒体技术在舞台上的运用就显得尤为重要。多媒体技术逐渐成为叙事的一部分,而且在创作之初就成为建构的考量要素,并非在排演的过程中逐步增添。我们可以把这种多媒体介入戏剧舞台的方式,看作戏剧的电影化发展趋势。
戏剧的电影化,也是戏剧的自我重构部分的重要前进路线,这种自我重构主要体现在戏剧本身的舞台语言、场面调度、叙事形式等表现形式上,这些表现形式都受到了电影化的影响而发生变革。
在舞台技术突飞猛进的现今,多媒体技术可以同时兼顾一部戏剧中的艺术性、娱乐性以及观赏性功能。戏剧的电影化如同电影去戏剧化一般,戲剧作品中的叙事性开始弱化,造型艺术、音乐艺术等其他组成部分成为受众接纳作品所要传递信息的重要载体。而事实上,这种间离效果,并非是要完全消除叙事,而是要将叙事从单一的文本载体中解放到其他媒介上来,由这些媒介承担叙事的功能,从而达到一种叙事陌生化的效果。戏剧的电影化,也就是叙事陌生化的过程。
戏剧的电影化并非是多媒体技术直接生硬地介入,多媒体技术与戏剧舞台表演的融合有一个井然有序的步骤:它受多方面、多层次的共同作用,从最外化的场面调度,逐步深入到叙事节奏,再内化到戏剧语言,最终输出给观众,亦改变了观众的观剧心理。
多媒体技术的介入,一方面提高了传统戏剧的演出质感,如赖声川导演的《如梦之梦》。《如梦之梦》是一场分为上下两本长达九个小时的巨型演出,整个叙事横穿百年时光,整个舞台环绕着观众,观众身处舞台的中心,也就是故事的核心当中,体现出“如梦之梦”的戏梦合一概念。同时在拓展空间方面,又在两周建立起两层楼高的布景,在横向和纵向两个方向感知范畴内最大限度利用起剧场空间。而多媒体技术的介入,在舞台后方,又延伸出一个舞台空间,形成像电影的镜头术语所说的“景深”的观看效果。在平面的银幕上,景深效果可以造成一种立体的效果,把画面空间延续,而在本来就是立体空间的剧场中,景深再度拓展了舞台空间,也就是增强了叙事的幻象性质。
另一方面,多媒体技术又直接介入了剧本文本的构造,如作品饱受争议的王翀导演的《中央公园西路》,就是一部典型的多媒体技术介入戏剧创作后的产物。它将伍迪·艾伦编剧的传统戏剧用多媒体的方式重新演绎。舞台分为现实直接可见的传统演出部分和投影所制造出的修缮过的舞台演出部分,在舞台上,演员的演出始终有两台摄影机跟随拍摄,摄影机由后方控制台操作,将拍摄的画面当场进行剪辑,呈现与投影其上。
舞台布景和舞台美术所展现出的戏剧空间,虽然以外在化的形式以及完成式的状态展现在观众面前,但其形成与意义其实是内化于剧本创作之初的,处于创作阶段的戏剧在设定人物同时,亦需要对人物的生存环境予以定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多媒体技术一旦参与到舞台艺术的打造中,就不可避免地钦定了其必将走向戏剧深处的命运。
当然,多媒体技术不仅仅是一种辅助的功能,在表演的过程中,多媒体技术作为表演表现形式的一种,可与整体戏剧演出相融合。如田沁鑫导演的《英雄24小时》,其演出形式几近完全依赖于多媒体技术的存在,通过多媒体技术对于剧情进行补充解释,同时也成为布景的一部分,完全为故事的流程前进而服务,成为叙事中不可或缺的成分。在剧中,我们可以看到多媒体技术对于叙事的作用体现在两个层面:其一是多媒体技术的应用回归于古希腊的歌队作用,用来实现不换幕转场的功能;其二可以等同于文艺复兴时期“与观众同谋的”的舞台效果,直接作为剧中人物心理细节的外化呈现,以这种方式与观众成为同谋。通过这种方式,故事的情节设计其实更具有灵活性,有效地对于叙事进行解构,同时多媒体技术在布景美术上的介入,也有利于节约排演成本。
在这一阶段,多媒体手段成为了戏剧表演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并未成为整体文本构建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多媒体手段所替换的实景布景,或是对观众的“同谋”效应引导,并非是无法被传统的表演形式所取代,只是在这种形式下表演,更具有灵活性和现代性。
但是当多媒体技术在戏剧表演文本构建之处成为组成要素之一时,多媒体技术就以一种表演手法,直接成为戏剧表演的内容元素。《朱莉小姐》是瑞典著名剧作家斯特林堡的代表作,是一部经典的独幕剧剧本。无论从剧本的形式还是内容来看,《朱莉小姐》都是一出传统意义上的戏剧作品,它带有明显的三一律特质,是一个独幕剧剧本,时间和空间上都带有最大程度上的限定。而在2014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中出现的德国戏剧作品《朱莉小姐》,与之前的传统演出方式有所不同。在《朱莉小姐》的表演过程中,一方面保留了原本的舞台现场的演出,另一方面通过投影,在现场屏幕中呈现出电影化剪辑加工后的演出。在这个电影化的过程中,对于原本传统的戏剧进行了最大限度的改造,仅仅保留了原剧本十分之一的台词。在观看过程中,有六台摄影机围绕在舞台上,对台词文本最大限度削弱的同时,也对画面叙事最大限度地增强。
 舞台上的表演并不是完整的观看过程,而是一个组成最终表演呈现的过程,观众的观看,也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舞台表演的即时性几乎完全被消除,只剩下投影表演中带有事先编排的延时性呈现的表演,表演即时性的消除和观众对表演延时性的观看,共同构建出了最终的演出效果。
这种舞台和投影之间完全隔离而出的陌生化,反而将《朱莉小姐》一剧中原本所表达的人性无限冷漠放大,将画面取代台词,将投影中的舞台取代现实中的舞台,传统的《朱莉小姐》成为了一部带有现代烙印的全新作品。
戏剧进入到这一阶段,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戏剧电影化的实现。一出即时演出的戏剧作品,在完成戏剧表演的同时,也在投影上呈现了一出电影形式的戏剧表演。多媒体手段在形式与内容上都与戏剧文本相融合,并对演出的形式与内容都有所改造,使得传统的戏剧演出变成具有现代性的電影化戏剧。
戏剧电影化将传统的戏剧演绎结合现代的科技作用,是戏剧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焕发现代化生命力的重要手段,是现代剧场演出发展的一种趋势,但并不具有绝对化。因此它并不会取代传统戏剧演出,而是作为一种新兴的戏剧表现形式和创作内容而存在。
在本文中对于多媒体应用于戏剧舞台的阐述,仅局限于戏剧表演电影化一种路径的讨论。戏剧可以在舞台上具有电影化特质呈现,是多媒体技术对于戏剧艺术现代性的一种促进作用。而这种促进,其实具有一种相互性。一方面多媒体技术可以在即时性表演的舞台上改造戏剧演出,同时,也存在于另外一种延时性的改造重构方式,便是将戏剧即时性演出变成延时性播出的电影。英国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 Live,简称NT Live)推出的系列剧目,便是将即时性演出的戏剧在表演过程中进行多机位拍摄,随后剪辑成电影,在银幕上播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NT Live系列的制作方式更接近电影的拍摄制作,而在银幕上投射的是经过后期剪辑和机位变化的戏剧作品。比起现场观看而言,这样戏剧电影,虽然缺少了身临其境的感觉,但是更能帮助观众感受灯光场景的变化、捕捉演员表演的细节与领悟故事文本的内核。另一方面而言,NT Live的戏剧电影,也可以降低受众的看剧成本,并在传播意义上,让一部作品更容易被更多人欣赏到,尤其是在剧目的跨国际交流上。
  戏剧电影化能够有效帮助戏剧这一传统艺术形式和现代化媒体融合,在一定程度上维持并延长戏剧艺术的生命力,让这门艺术形式获得更多年轻观众的关注。而这一切最终的指向是带领戏剧这一古老的艺术形式走进新时代的传播方式,被传承及发扬。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