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论文网欢迎您的来访,本中致力于各类论文代写,论文发表,代写代发论文服务

想快速发表职称论文找星论文网
当前位置:星论文网论文资料->管理论文->电子商务论文

社交媒体平台上的谣言传播现象

分享到:
作者:原作原创  来源:网络转载  发布时间:2018-05-23 10:14:00

  摘 要 随着社交媒体的上线运用,谣言以新的方式进行传播,呈现出区别于传统环境的新特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社交媒体已经成为造谣、传谣的主要领地。文章主要从社交媒体平台上谣言传播的成因、主体、控制策略三方面进行分析,为广大用户在现实生活中面临谣言侵扰提供实际策略。 

  关键词 谣言;传播;主体;策略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8)04-0017-03
1 谣言的概念界定
我国最早对谣言问题展开研究的学者是陈雪屏先生。1939年他在《谣言的心理》一书中总结了三大特点:第一,它包括强烈的情感成分,如忧疑、怨恨、恐惧等;第二,它的演变是由于时间积累而成;第三,它的力量最大,可以使一个团体立刻瓦解,或者使很多懦夫变成一群勇士。之后有关谣言的研究中,郭庆光认为“谣言则是有意凭空捏造的消息或信息”。1989年,时蓉华主编的《现代社会心理学》一书中明确指出流言与谣言的区别:“流言是提不出任何信得过的确切的依据,而在人们中相互传播的一种特定的消息,流言和谣言有些不同,谣言是恶意的攻击,是谣言制造者故意捏造、散布的假消息。而学者周晓虹在1991年出版的《现代社会心理学——社会学、心理学和文化人类学的综合探索》中对这一区别做出了更为精确的解释:“流言与谣言虽然都是一些无根据不确切的信息传播,但两者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流言常常是无意讹传的消息,而谣言则是有意捏造的”深圳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周裕琼教授综合前人所述,为谣言做出较为贴切、准确的定义:“目前国内学界对谣言的定性是有目的地捏造的恶意信息,背后有特定的动机和意愿,并且缺乏事实根据,本质上是一种畸形的
舆论”。
在对国内学者的研究进行综述的基础之上,笔者对谣言的概念梳理如下:“谣言”是一种在未经证实的情境下进行广泛传播且与时事相关的信息形态。谣言的基本特征是一般真假未知、往往来源不明、传播渠道多样化,以新媒体传播为主。而在谣言的社会功能方面,其负面影响巨大,极大程度上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但是,谣言也具备一定的正功能。在社会转型、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谣言在一定程度上提示社会风险、释放民众负面情绪的功能也应得到正确认识。
2 社交媒体上的谣言传播主体及成因
谣言之所以能形成传播行为,离不开造谣者、传谣者、辟谣者,这三大主体主导并控制谣言传播活动。
造谣者,顾名思义,制造谣言的人。在中国的国情下,造谣通常带有强烈的目的性。造谣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捏造消息。网络造谣人“秦火火”曾多次利用网络蓄意制造、传播谣言,恶意侵害他人名誉,从而攫取经济利益。经过大量案例分析研究,笔者认为,常见的造谣目的主要有以下几种。
1)发泄个人不满情绪或表现自我。为了宣泄自我情绪或出于表现自我,个体通常会产生制造谣言的心理,而这种情况恰恰发生在人们忽视了自我行为的合法性的前提条件下。另一些为了发泄不满情绪而制造的广为流传的谣言如“艾滋女”谣言,始作俑者杨某在接受调查时表示仅仅为了发泄私愤,这不仅是个人的问题,也折射出社会转型期矛盾丛生,贫富差距所导致的民众不满情绪爆棚状况。
2)为了利益竞争而造谣。这类情况通常发生在企业之间的竞争,在商品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企业为了在市场上获取市场占有率,造谣、传谣中伤竞争对手的情况屡见不鲜。如2016年一则“蒙牛黄曲霉素超标”视频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疯狂传播事件,引起社会舆论极大关注,而经法院审查后发现,这是一次恶意的网络营销行为,也是一次恶意的造谣传谣行为。
3)赚取点击率。2008年11月6日,一起网络造谣案被南京警方侦破,造谣者竟是一家网络的副主编。而造谣者孙某为了赚取点击率,在网络上发帖造谣称万科即将破产,负债多达100亿资产,多处财产被银行查封,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在这里必须指出信谣者与传谣者的区别,信谣者不一定传谣,而传谣者不一定信谣。信谣者之所以信谣,主要是以下3种原因。
1)在公共危机事件突发时,由于官方信息的缺失,事件真相不明,很多人把来自于非官方渠道的“小道消息”作为事实真相。
2)由于信息混杂而做出了错误判断。这一点可以看作是当谣言的内容、传播方式与自我认知契合时,个人信息系统出现了判断失誤,将谣言当作是事实从而误以为真。
3)知识素养低的轻信行为。很多人会相信谣言,最根本的原因是知识的匮乏,受教育程度不高,自身素质水平有限。在信谣的基础上,传谣者的传播行为自然不难理解:
(1)无意识传播行为。如在社交媒体上的传谣行为,更多的用户将这种行为看作是意见的自由表达与公开讨论,认为是一种“无责任”的行为。但不管是否有意,只要产生转发行为,在客观上已经构成传谣。
(2)出于刻板印象与群体认同的心理因素。“刻板印象”指的是个人受到社会或社会活动的影响,对某些人或事物维持稳定不变的看法,并在一定时期内不会改变。积极的一面在于凭借已有的刻板印象简化对于新事物的认知过程,消极的一面在于容易断章取义,产生错误的判断。在刻板印象中,官员一定是贪污腐化的,富二代一定是吃喝玩乐的。不同的群体产生的认知差异,使得许多网民自愿充当传谣者,以获得立场上的群体认同感。
(3)出于从众心理。在社会群体下,在社会活动中,由于受到群体的压力,持相反意见者为稳定群体地位,容易转变态度,放弃自己的意见,采取与多数人相同或相近的行为。
(4)利益攫取者。不少商业的网络公关公司为了牟利,罔顾商业道德,将造谣传谣作为主要业务。
(5)“把关人”素质低下。如今,网络媒体竞争激烈,尤其是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新闻从业者通常追求信息发布的数量与速度,来吸引粉丝。在客观上很容易造成把关人在没有认真核实的情况下发布信息,造成谣言的广泛传播。
 
  辟谣者是谣言传播活动的最关键参与者,而不同的主体辟谣方式所产生的辟谣效果也不同。经笔者分析研究,扮演辟谣者角色的主要有以下几类
群体。
1)政府相关部门。当政府相关部门扮演辟谣者角色时,往往是谣言传播涉及面大,社会影响恶劣,需通过官方或者新闻发言人来发布事件的真相及后续的跟踪调查。
2)学术界权威机构。2011年3月由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抢盐”风波,一时之间谣言满天飞,甚至在我国某些城市闹出“盐荒”,在这场与谣言的抗争中,学界的权威学者给出权威解释,证明服食碘盐与抗核辐射没有任何关系,从而阻止了谣言的进一步扩散。
3)广大有知识、具有质疑精神、追求真理的网民。在社交媒体上的谣言传播活动中,广大富有知识素养、关心时政的网民往往通过自己的信息源优势与知识储备识别并侦破谣言,为反驳谣言提供有力证据。
4)谣言所指向的当事人以及与其利害关系人。当事人出面澄清事实来阻止谣言的进一步传播。如“金庸被去世”谣言、琼瑶去世谣言,当事人在谣言传播的第一时间站出来辟谣,还原了事件真相,是辟谣的最好方式。
5)社交媒体平台官方辟谣小组。随着自媒体的兴起,微博在大众传播方式中扮演了重要的一环,越来越多的谣言在这一平台上发出。值得一提的是,官方辟谣在繁杂的信息洪流中成为治理谣言的新方式,微博也随之成立了“微博辟谣”小组。辟谣小组在接收到辟谣信息后并不承担删帖的任务,而是经查证后,提出相应的处罚建议,通过微博的监控团队来执行处罚。官方辟谣小组的出现,对抑制谣言快速传播,进一步扩大影响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今天的自媒体时代显得尤为重要。
当然,谣言传播主体的角色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造谣者可以变成辟谣者,而辟谣者也有可能因为急于解释事件真相从而忽略了一些要素造成信息的再度失真变成传谣者。因此,在社交媒体上的谣言传播,其传播主体所具有的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传播主体的角色会互相变换;信谣者是谣言的“直接受害人”同时也是传播的主力军;传谣者在进行谣言传播的过程中,往往对谣言本身进行“加工”造成谣言的变异,从而导致谣言的二次传播。
需要注意的是,谣言并不是网络时代的特有现象,从当前来看要杜绝谣言的传播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采取一定的措施防止、减少谣言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的传播,降低其负面影响。根据社交媒体平台上谣言传播的主体及成因分析,笔者认为可从以下3个层面进行防控。
1)政府层面。这里所指的“政府”并不单指政府部门,而是包括所有有权公布事实真相的相关部门,在受众不明事实真相时,应及时、准确地发布权威信息,满足公众的知情权,而不是遮遮掩掩,无所作为,任谣言肆意滋长。处于信息混乱中的民众若无法从权威的官方渠道获得能满足需要的信息时,谣言这种“非常态”的信息传播活动就会异常活跃起来,进行飞速传播。因此,最关键的还是要靠政府“及时发声”,从根源上防止民众“不信任政府”思想与“信谣传谣”的行为。
2)媒体层面。媒体是社会公器,同时也是党和国家的喉舌。谣言的防控离不开媒介的支持。事实上,大众传媒早已成为政府官方的辟谣领地,成为防控谣言的主要载体。要在社交媒体平台上进行有效的谣言控制,就必须要求大众传媒尤其是网络媒体有着清醒的头脑,认识到自身的社会责任,发挥“社会公器”功能;不仅要在第一时间公布真实信息,更重要的是培养从业人员的新闻专业主义精神与职业道德,客观、公正的报道事实真相,加强社交媒体的内容管理,做好“把关”工作,发挥“自清”功能;同时,建议开辟针对谣言散播的辟谣专栏,做好与谣言长期斗争的思想准备。
3)民众层面。广大网民中不乏有造谣传谣者,但笔者研究发现,网民对于谣言的传播带来的影响以及将会造成的法律后果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然而,只依靠法律的威慑是远远不够的。应做到以下幾点。
(1)主动搜索信息,识破谣言的伪面孔。在遇到不能鉴别真实性的信息时,民众应采用多种手段,利用丰富的网络资源,核实消息的真实性,撕掉谣言的伪面孔。因此,从民众层面上来讲,鼓励民众主动搜集信息,同时也要注重加强自身对信息的甄别能力。
(2)加强责任意识,提高媒介素养。社会责任意识的高低强弱,直接关系到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高低,因此,加强公众的责任意识,亦是构建和谐文明社会的重举。若能做到不信谣,不传谣,谣言便无法继续膨胀,其所造成的社会危害也会降低不少。而在面对社交媒体平台上海量的信息时,民众更应该提高自身媒介素养,面对信息混乱、官方失声的情况下,多一分理性,将怀疑、失望、愤怒锁在意识领域,拒绝传谣,拒绝以讹传讹。
参考文献
[1]周裕琼.当代中国社会的网络谣言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6.
[2]陈雪屏.谣言的心理[M].长沙:艺文丛书编辑部,1939:9.
[3]郭庆光.传播学教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99.
[4]时蓉华.现代社会心理学[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89:450.
[5]景军.艾滋病谣言的社会渊源:道德恐慌与信任危机[J].社会科学,2006(8):5-17.
 
 

本文TAGS:
如您需要代写代发表论文请联系QQ:800054855